• 首页
  • 资讯
  • 投资
  • 中科创星米磊:中国原创技术已有人才积累和实力,就差资本了

中科创星米磊:中国原创技术已有人才积累和实力,就差资本了

2018-09-05 18:52 西安创业网 投资
西安是硬科技创业的价值洼地。

为深入贯彻落实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金融业改革开放决策部署,推进西安国家中心城市和丝路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促进中国同世界的交融发展,由中共西安市委、西安市人民政府主办,西安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清科创业、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承办,大西安产业基金、西安资本以及中科创星协办的“2018全球创投峰会”于2018年9月5-6日于古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召开。

现场,主持人艾诚与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九天微星创始人兼CEO谢涛进行了主题为《创业是一种选择》的访谈对话。以下为对话精华,经西安创业网(www.XianDream.com)编辑:

艾诚:米磊你好,谢涛你好!米磊首先正式介绍一下谢涛是谁。

米磊:谢涛是九天微星的创始人,在国内航天领域、卫星应用领域是领头羊的角色。目前主要聚焦于卫星的物联网,未来可能还会聚焦卫星的互联网,目前已经发射了一颗少年星在今年二月份,公司在去年已经实现了盈利,今年应该能够创造近亿元的收入。我们认为九天微星是整个行业航天领域跑的最快的一家企业,我们非常看好。我认为谢涛他是一个非常有理想、有追求的创业者,我希望他未来能够在商业航天领域,可以代表中国和美国的企业家们竞争,两个大国之间的竞争是科技之间的竞争,也是两个大国之间企业家的竞争,需要真正具备能够跟美国企业家一样的去梦想改变世界,去用自己掌握的核心技术能够推动人类生活变得更好的企业家,所以这是我对谢涛的介绍。

艾诚:欢迎谢涛,我感觉我来到了爱国主义专场。谢涛你好,我知道你还有一部分的信息是米磊没有覆盖到的,有没有什么要补充吗?

谢涛:首先想表达一下投资人对我们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担子更重了。为了不辜负投资人的期盼,感觉晚上回去又不能睡觉了。

艾诚:谢涛给大家打个招呼,你和西安这片土地有着密切的关系,到底是什么给大家介绍一下。

谢涛:米磊是我们的投资人,我们叫米投,是我们的天使,真正的天使。他长的很瘦,也很操心,一直在奔波。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们,让我们在黑暗中见到了黎明,现在也迎来了目前比较热的一个方向。我个人此前一直是在航天国家队工作了10年,这10年把我们的青春都奉献给了国家的航天事业,也进行过探月的工程。这十年是中国互联网蓬勃发展的浪潮,2014年、2015年明显感觉到中国像美国一样,商业变革时代的到来,再加上双创的氛围,我辞职在2015年创办了九天微星。后来碰到了米磊一见如故,进行了很多专业的技术交流,于是在第二天就给了我们一个天使。因为他们进入以后让我们九天微星驶上了快车道。

艾诚:这两位嘉宾值得现场最热烈的掌声,因为他们是西安地区、陕西地区最优秀的投资人和创业者的代表。米磊是中国硬科技理念的提出者,也是在陕西省青年科技的新星,在您的眼中硬科技是什么?在陕西的大地上您又看到了什么样的机会?

米磊:我认为硬科技就是每一次的科技革命,尤其是英国靠着蒸汽机革命成为日不落帝国,而中国就是要通过第四次科技革命的机遇成为真正的强国。所有经济的发展都是靠科技人员来推动的。硬科技就是整个科技发展的动力和源泉以及底层的创新,之所以全球目前遇到了经济下滑的危机,就是上一轮的科技发展已经遇到了瓶颈,需要硬科技推动下一轮的崛起。所以硬科技是我们现在需要找到的未来发展的动力方向,也是未来投资的方向。

艾诚:能不能以谢涛做的九天微星为例,这是一家诞生在陕西的企业,你是怎么判断它的科技价值以及它的商业价值?

米磊:这个很简单,互联网之后一定是物联网,所以说九天微星现在做的是物联网的技术设施。美国在90年代到2000年什么行业回报率最高,就是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光纤通信行业,美国也知道要想富先修路,所以之后带动了美国的经济。

艾诚:目前这家公司是什么样的阶段?

米磊:目前已经融了好几轮,今年的收入会一个亿左右。

艾诚:谁是你们主要的客户?

谢涛:像大的工程机械、物流等都是我们的客户。因为物和人不一样,人是生活在比较集中的城市里面,集体设施比较好的地方。而万物互联,贵重的资产和物流是大范围广域内分布甚至是运动的,为这些物流各种规定的资产提供物联网的接入服务。

艾诚:所以您做的九天微星是以卫星的方式在连接着物联网的网络。米磊在你的介绍中,我能称呼你是科学家吗?

米磊:科技工作者。

艾诚:我能称谢涛为科学家吗?

谢涛:现在应该叫做科技商人。

艾诚:我的问题来了,你们坐在我左右两边,本来可以作为科学家,一位成为科技投资人,一位成为科技创业者,为什么?

米磊:历史的选择。

艾诚:不是科技兴国吗?

米磊:你知道世界上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是怎么成立的吗?就是伴随着科技革命而诞生的。在1946年为了推动美国产学研的发展,当时美国的MIT的科技成果也是为了资金,克林顿就推动了几个大学、金融机构等发起了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这家公司是全球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投了第一家公司,最后获得了5000倍的回报之后,之后创投行业才慢慢发展起来。我们之所以从一个科研人员最后做产业化,后来被迫做投资,主要原因是大家都不投科技和产业化,和当年美国面临的情况是一样的,所以我们才最后做了这一家投资公司。

艾诚:因为有的人看不懂,甚至即使看懂了,科学技术距离商业应用还有一段的时间和距离,往往对于现实的考虑他会选择放弃,他不敢等待。你愿意以科学投资人的身份作为自己的投资道路,这个空白自然被填补了。谢涛也是作为科学家,作为中科院的主任,在中国航天集团工作,在国防科工局工作多好,为什么要选择人生最难的路创业呢?后悔过吗?

谢涛:不后悔。

艾诚:不后悔是假的,我对话过1300多位创业者和投资人,没有一个人给我说过不后悔的。

谢涛:自己要咬牙,因为路是自己选择的,不能后悔。当时我在体制内工作的时候比较另类,经常会有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但体制你知道,需要我们每个人做好一个螺丝钉,把岗位安排的工作做好。由于自己的想法太多,经常冒出很多火花希望能够去实现他,于是我从体制内出来,哪怕再难只要坚持总会等到这一天,但是这一天比我想象中来的更快一些。

艾诚:从两位的表达中看到了信心,但也有遗憾。显然能不能以科技领域的投资创业为角度,你觉得有什么事情是值得被公众、投资人、政府、市场能听到的,他们能够更好的帮助科技领域的创投?今天主办方是西安市政府,所以我觉得如果今天的建言献策有用,也许对于更多的科学的投资创业者都有帮助。

米磊:其实中国现在对科技创新的关注度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们过于关注模式创新。现在中国是需要引导更多的资金,尤其是社会资本要流向科技创新,尤其是中国已经到了关键的时间点,我们要从人口红利变成创新红利,从模式创新走向科技创新,这是一个转折点。在这个转折点时候谁转的越及时越快越早才能跟上。

艾诚:我还没有听到谁反对科技创新和否定科技创新的价值,一种是我有了技术,拿着这个去找商业模式,去找客户;另一种是我先找商业世界、现实世界中的传统问题,有巨大的市场吗?有很高的营收空间吗?拿着一个技术和组合的技术去解决问题,投资人更倾向于被市场驱动的技术,投资这样的技术是更倾向,你怎么看呢?

米磊:我认可先要找到市场,先要解决的问题,但现在的问题是,因为中国人聪明的人太多了,凡是市场上会被发现的问题都被搞完了。

艾诚:中国很多问题还是可以更好的。

米磊:大多数的商业机会在中国只要是模式创新的,第一天冒出来,第二天一定有人跟着进行,这种机会不是没有创新,而是这种创新对中国这么大体量的国家来说是不够的。现在的经济要想发展,比如中兴芯片的问题,还是一种投机的心态、浮躁的心态导致我们不愿意做真正的创新,这个进口量是非常大的,超过了石油。

艾诚:基础科学的研究和应用,比如芯片需要花的时间非常长,很少有人耐得住寂寞,作为科学领域投资人的时候,是怎么选择创业者和创始人的,你怎么知道它是能在技术上成功实现商业回报的那个人呢?我到很多基金调查过,大部分成熟的大基金都投过芯片技术,但大部分都失败了,这一个年代的投资人也是被伤害过,害怕投技术,你来了给大家指条明路。

米磊:中国过去20年的科研投资,从99年不到一千亿,到去年1.7万亿,中国的原创技术已经有了积累和实力了。因为以前积累不够,人才也不够,但现在有很多人才从国外回来,以中科院为代表的科研机构,现在研发出了一些成果,可以达到世界级的水平。所以这个时候你只要找到真正的有学术传统的,在学术圈内可以排得上号的科研队伍,他的成果基本上是靠谱的。我们再来判断他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创业者。

艾诚:接下来话题转向谢涛,你做的是航空航天领域,也是第一个倡导个人卫星时代已经到来,你这种创业是典型的未知的被低估的领域,在你所在的领域你发自内心的分享一些,如果还有其他年轻的投资人或者创业者也想在航空领域寻找到创业的机会,你会觉得有哪些细分领域是特别值得关注的?

谢涛:这个问题非常好,现在我们这个领域也有很多创业者已经进入了,我经常跟大家说不要一上来就想做一个很大的东西,我们可以从一些关键的单机,比如说发动机或者卫星上重要的一些载荷,比如天线,就是能解决这个行业里面关键技术的创业者,希望能够形成一个很好的生态,从卫星、火箭这些零部件,然后到测控以及发射服务。

艾诚:每个人的区别在于认知的不同,我们刚聊到航空航天的时候,认为这是国家做的事,而你创业就进入到私人领域了,你这是商业航空,这是什么概念?有什么机会可以挖掘?

谢涛:我们知道航天在过去,从57年苏联发射第一人造卫星开始到现在60多年时间了,人类航天达到过很辉煌的地步,比如登月。这方面探索完以后,当时人们想象目前我们这个时代,比如说今天到西安来开会,可能不仅仅是坐飞机和高铁,还可能有更高的技术可以到达。这60多年过去了,这个领域没有像IT那样更深刻的改变我们人类的生活。于是后来我们就反思了这个问题,这是很少有私人公司或者小的企业去引领和创新,一直都是由国家和大型的机构来把控,所以创新比较慢,成本也比较高。而民众的参与度不是很高,如果能把门槛降低到大众都可以参与的话,整个产业生态就不一样了。所以现在提出来个人卫星时代,希望以后在这个领域能够跟老百姓的衣食住行以及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可以结合。

艾诚:今天你们俩是CP搭档,你是投资,他是创业者代表,你更喜欢什么样的创业者?谢涛也要回答一下,你觉得你需要什么样的投资人?是什么让你们决定选择彼此?

米磊:我欣赏的就是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既要有一个远大的理想目标去追求,同时他能够脚踏实地从眼前一步步做好。他认定的事情能够坚持做到底,这个事情只要认定是有价值的,不管遇到多少困难一直坚持下去,把团队带好,把这个事情做成,一辈子做一件事情,这就是硬科技的精神,把一件事做到极致。中国现在更多的是需要,不需要你做多大,做到世界冠军就够了。

艾诚:投世界的冠军,不在乎世界有多大,而在于你耕耘的世界有多深,有多卓越。谢涛你觉得创业者需要什么样的投资人?

谢涛:就是能够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所以中科创星就是雪中送炭,第二个就是帮忙不添乱,有什么问题都是帮忙的,对我们非常的信任,能够理解我们,懂我们,在我们缺什么东西的时候就主动过来,把我们需要的不管是资金技术还是合作伙伴带过来,这是非常让人感动的,不管任何时候都是鼎力支持,给我们很强的信心。我们也是希望有更多像中科创星米磊博士这样的投资人,他不会看指标性很细的东西,而在一个大框架上给我们不断的支持,支持着我们去发展。

艾诚:很荣幸今天与西安地区的最优秀的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对话,请你们两位给大家分别说一句话。

米磊:首先这次作为协办方,也是作为西安本地的投资机构,非常欢迎更多的投资机构来到西安。像美国既有东部也有西部,有硅谷,我相信中国除了东部也会有西部的大发展,希望大家都来西安投资,西安的研究所大学硬科技的项目都很多,而且还是价值洼地,所以赶快来吧。

艾诚:西安是中国的硅谷,大家都要记住了。

谢涛:西安不仅是古都,更是我们的福地,自从遇上西安,遇上了中科创星以后,我们就像火箭点火一样一飞冲天,希望更多的创业者来西安寻找动力,一飞冲天。

西安创业网(XianDream.com)作为2018全球创投峰会官方创投媒体,是一家专注西安地区创业与投资的专业媒体平台,提供最新最快的创业资讯、行业数据、政策法规解读,深度挖掘西安智能制造、军民融合、文化创意等众多产业的创新升级,促进陕西西安乃至整个西部地区创业与投资的全面对接。

本文为本次峰会米磊与谢涛对话实录编辑整理,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修正。
*本文为西安创业网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西安创业网(www.XianDream.com)及作者名字。微信(ID: xiandream2018)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西安创业网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西安创业

西安创业

222篇文章

西安创业网(www.XianDream.com)是专注西安地区创业与投资的专业媒体平台。微信公号:xiandream2018

最近更新文章

  • 西安高投

    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西高投)成立于1999年,已分别在国家发改委和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进行了备案、登记,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时在这两个机构备案登记的创业投资机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