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投资
  • VC/PE发现价值洼地方法论:逆向思维、独立判断、不追风口、投资平衡......

VC/PE发现价值洼地方法论:逆向思维、独立判断、不追风口、投资平衡......

2018-09-07 19:12 西安创业 投资
医疗、文化都是人类的刚性需求,在台上的投资人是有一定的多样性的。刚才提到了上半年的投资节奏差不多,下半年可能有所放缓,那下半年的投资策略是什么样的?

为深入贯彻落实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金融业改革开放决策部署,推进西安国家中心城市和丝路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促进中国同世界的交融发展,由中共西安市委、西安市人民政府主办,西安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清科创业、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承办,大西安产业基金、西安资本以及中科创星协办的“2018全球创投峰会”于2018年9月5-6日于古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召开。

在对话“重塑价值投资”环节,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启赋资本董事长傅哲宽、磐霖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董事长李宇辉、联想集团副总裁宋春雨、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华盖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许小林进行了讨论。

以下为对话精华,经西安创业网(www.XianDream.com)编辑:

主持人(李竹):投资的风口变了之后,我们看到去年投资金额暴涨,但今年上半年投资的金额大幅度下降。各位是怎么看待价值投资的?是不是在用价值投资理念做自己的事情呢?

傅哲宽:我们是做早期VC投资,大概投资的阶段主要是在A轮以前包括A轮。主要的行业方向是跟制造业相关,包括新材料和智能制造体系,第二是互联网医疗服务为主的投资,还有新消费。

主持人(李竹):好像区块链也投了一些?

傅哲宽:投了一些,主要是投区块链的底层技术和应用的公司。

李宇辉:我是磐霖资本,成立八年以来,坚持在科技创新引领消费升级这个主题。用精品投资的方法,在医疗、新的消费模式、环保三个方面进行投资。阶段主要是A轮到B轮这个阶段,最喜欢的是A轮阶段,医疗是我们的第一重点。

宋春雨:我来自联想创投集团。联想创投集团是联想集团的全球科技产业基金,和同行相比有企业创投色彩。我们是在全球有15亿美金的资产管理规模,80%的资金会投在科技和未来,20%的基金头面向未来其他非科技的重大趋势,比如对于新零售和消费升级带来的巨大变革和商业模式。

在特定投资的主赛道领域,投资阶段从早期的天使轮一直到后期,主要投资方向在智能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和赋能行业的关键领域的应用,包括现在的芯片、核心的部件等。我们提供给创业者最大的价值是开放联想的产业资源和科技资源,也希望这些创业者能够成为联想的生态链的成员企业,共同的合作共赢。

主持人(李竹):联想创投是老牌基金,主要是芯片、人工智能的科技方向。

吴世春:我们2014年成立,有25亿规模的人民币基金。投的阶段主要是作为天使为主的阶段,到现在投了270多个企业。主要方向投在了消费升级、先进制造、移动出海的领域,还有文创方面。很多人说今年没有风口,但我们今年的投资节奏没有受太大的影响,我们投了40多家的早期项目。下半年会比上半年放缓一点。

许小林:我们是医疗、文化、TMT,在医疗上花的精力更多一些,文化也是我们关注的方向,现在管110亿左右的基金规模。

主持人(李竹):医疗、文化都是人类的刚性需求,在台上的投资人是有一定的多样性的。刚才提到了上半年的投资节奏差不多,下半年可能有所放缓,我们想追问一下下半年的投资策略是什么样的?

李宇辉:因为题目是重塑价值投资,之前这个行业里面出现了一些浮躁的做法,偏离了这个价值投资。我们八年以来一直把价值投资放在一个基本的投资策略上。如新药方面基于重大疾病,肿瘤、心血管病。我们采取的策略是有自己的专业队伍,可以进入到一期临床。这样做的目的是把一些资金屏蔽在外面,可以从容的对公司进行一个估值。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投资的主题非常重要,不是基于追风口来进行投资,而是技术对于场景的改造和提升进行的。

主持人(李竹):不去追风口,有自己的投资逻辑。今年上半年投了多少项目?

李宇辉:我们主要是投A轮到B轮,上半年投了11家公司,下半年还会投五六家,这跟大环境有一定的关系。

傅哲宽:我们今年的进度和往年相比是慢了一些,到现在为止投了20家左右,和过去相比慢了不少。核心的原因是对未来两三年的预判,不确定性是比较大的,放缓一下先观察一段。

宋春雨:我们上半年截止到现在已经投了快30个项目,是美元和人民比加起来的。我们下半年也是在考虑是不是稍微放宽一点,像前一段时间人工智能的泡沫很明显就非常大了。中国的GP大概有两万个,中国硅谷是1800到2000万,这些并不都是合格的,适度的市场调控对大家都是有好处的。下半年我们从基金管理的策略方面来说,主要的重点项目,希望他们稳健型的发展,有一些可能采取比较激进的策略,适度做出一些准备还是必要的。

主持人(李竹):我们放缓以后,那些该淘汰的投资是不是都被它给投走了?

宋春雨:现在什么点都有人进有人出,因为每个人选择的尺度标准不同,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因为我们的基金配比在科技的赛道上配制的比较多,管理经验科技类的投资跨越行业投资的波段比较大。2017年的风口是独角兽理论,现在看来2018年独角兽IPO的拓宽。一些好的GP能够穿越周期、应对各种风险,而且在里面能够发现一些有价值的项目,这些都是需要我们考量的。

许小林:今年截止到八月底一共投了17个左右的项目,金额加起来应该大约不到20亿。大家知道今年的市场和资金形势,很多人觉得今年是一个前所未有困难的一年,我们相对感觉稍微晚一点。历史上出现这种经济大萧条的时候,会发现电影产业会表现的很好,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会选择文化类的消费,或者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医疗健康产业反而会显出它非常好的长周期。

后续的投资力度,到今年年底我们的投资肯定是不会停。现在一级市场基金紧张的情况下影响到了创业企业,实体里面已经很明显了。下一步要谈的是价值投资的基础。市场逼的大家变得越来越理性,这是好的方面。

主持人(李竹):在座的这几位都是国内一线的投资机构,都是最优秀的投资机构,从现在的判断来说,整个的投资结构会有所放缓,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大的环境的变化。在未来一段时间,我们认为会进入一个更加崇尚价值投资的阶段。在选择赛道方面,在座的各位都经历了各种大的风潮。有没有一些故事可以跟大家简单分享一下,曾经投过什么项赶上了风口,或者曾经没投什么项目躲过了一些坑呢?每个人简单的分享一下小故事。

傅哲宽:创业的时候当时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风口——O2O。当时出来创业也是看到了一个很大的机会,互联网跟其他的产业融合,制造业传统的服务业,这是一个融合。我们当时也是按照这个方面去投产业互联网,用互联网来传统产业这个大的方向和逻辑做投资,上来就遇到了2014年O2O大的风口。

作为一个新机构能够在这里面把握一些机会,很容易一战成。,但是后来就放弃了,没有追赶。因为当时我们觉得中国的制造业供应链和西方国家差的很远,核心就是没有项目。效率最好的就是用互联网的方式做供应链,所以我们当时还是坚持投了大量的制造业的供应链的问题,今天看来我们在制造业这些领域找了很多大的供应链公司,交易规模上千亿都有好多家了。所以这样的坚持让我们躲过了生死关,如果当时把大部分资金都投入到了O2O里面,可能也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主持人(李竹):价值投资里面首先是坚持和关注,必须要有自己擅长的东西。

吴世春:像新一代可穿戴设备这些,我感觉被验证离死风口的时间越来越快。我觉得不去追风口是更明智的选择。2009年的时候,我们当时遇到一个做社交游戏的,就投了他们。当时真的很便宜,200万人民币的估值。其实好多好公司都是在寒冬中的白菜价。反而是那种在泡沫时期,不仅价钱贵,而且公司还出不来。

当他做成了以后,很多基金看到这个东西能赚钱,再去投手游的时候发现估值很贵,可能机会就变得很拥挤了,一下子手游这些项目基本上没有什么好的回报。当新一代很挣钱的时候再去投基本上都没有赚到钱,所以我觉得投还是要投别人没有看到的时候,比较冷门的时候,去独立挖掘这些机会。所以价值投资最终是找到价值洼地,不管是那个领域的洼地还是地域上的洼地,估值要便宜,而且有一个窗口期,没有被媒体关注和同行挤死。如果出现千团大战、千波大仗,你不幸运的话可能会被挤死的,一定要有洼地。

主持人(李竹):用逆向思维的方法发现价值洼地。

吴世春:便宜的时候买进来,还要想到后面有什么样的接盘侠来买单。所以我们要追求这种投资的一种平衡,买出和卖出的平衡

主持人(李竹):有没有失败的例子呢?

李宇辉:失败的例子我不太好说名字,我就说某公司吧。当时我们把方向定在医疗、消费和环保三个方面,这三个行业是现在和未来都非常值得投资的一个领域。我们在2010年的时候碰到一个行业,不属于这三个领域中的行业,当时我们的投委会全票通过了这个投资项目,因为这个项目处在一个ipo的环境里面,有中介机构提供相关的材料。而我们没有很好的把握这个企业所处行业本身的成长逻辑,后来这个项目很显然ipo已经做好了,事实上以后表现的也非常不好。这个项目出来以后我们彻底反思摒弃所谓交易性机会、趋势性投资,你一定要有自己专长、专注的领域,在领域里面做深做透,提前布局,而不是到风口来的时候跟着趋势走,那时候就已经是可以卖出的时候了。

宋春雨:我介绍我们的一些案例和经验。其中第一个要求我们的投资团队有几个准则,不能说是因为比如这一轮有其他什么样的一线机构我们就要投,要独立决策。大家都是投资人,就是独立去判断这个项目有没有投资价值,这是对抗风口一个很重要的准则。第二个是我们不懂不投,这个项目在行业本身的客观规律是什么样的,如果没有摸透也不会投。当时我们有一个判断是要不要花一百的代价去赌百分之一的成功率。在区块链领域我们不投,带B的项目我们一个也不投。

我们另一个经验是好的投资机构一定是投资未来。你如果投资的是现在的热点,应该说已经晚了,毋庸置疑,你可能有回报但不是超额度的,投资未来是我们要求团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准则。这个也可以做一个分享,有一个赛道是我们当时花了比较有争议的,我们在2015年提出新能源汽车,2016年开始正式投资。大家知道2017年和2018年才是最火热的,2015年我们就开始看这个赛道,最后为什么敢于进去呢?

我们有几个判断,在2015年的时候要回答这个问题是非常艰难的,传统汽车国外品牌厂商如日中天,新能源汽车的造车还没有出现。我们2015年看中了一点,这就是谁赢的问题。而且通过访谈之后发现传统轿车的厂商基本上在2022年才会有竞争型的车型出来,恰巧我们在寻找的过程中,在2016年蔚来汽车出现了,我们当时在2016年果断的投资了蔚来汽车的B轮。我们当时有一个重大的判断,汽车工业百年来是很有意思的,此消彼涨。投蔚来可能有失败,但只要它做好它自己就可以。而O2O企业,像美团投资失败的风险太大了,这不是做不做好自己的问题,对行的是全部行业本身的规律,我们就不喜欢了。这就是不懂不投,懂了之后就要超前投资。

许小林:今天你问我什么叫价值投资?我说现在遍地都是价值,关键是大家有没有钱投,还敢不敢投。某种程度上讲,包括我在两年前我当时投医疗方面,中国的生物医药研发阶段到真正上市周期很长,大家觉得四亿美金的估值都是贵的,而现在生物医药成了一个最新的热点。还有很多人觉得新媒体收费的未来在哪儿?看不到这些公司的收入在哪儿?以喜马拉雅为代表的知识付费好像一下就冒出来了,等到它冒出来的时候,现在喜马拉雅200亿,再投的时候就很纠结了。所以现在重新去解读什么是风口的猪,最新的应该是要追着风口去投的就是猪,在之前看趋势的才真正是价值投资。

主持人(李竹):因为时间所限,我们不能展开讨论,但是台上的几位嘉宾用他们的观点和投资的一些经验谈到了什么是关注、独立思考、逆向思维,不去抓交易性的机会,不做那只“猪”。

西安创业网(XianDream.com)作为2018全球创投峰会官方创投媒体,是一家专注西安地区创业与投资的专业媒体平台,提供最新最快的创业资讯、行业数据、政策法规解读,深度挖掘西安智能制造、军民融合、文化创意等众多产业的创新升级,促进陕西西安乃至整个西部地区创业与投资的全面对接。

*本文作者,由西安创业网合作伙伴西安创业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西安创业网处理。
  • 西安高投

    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西高投)成立于1999年,已分别在国家发改委和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进行了备案、登记,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时在这两个机构备案登记的创业投资机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