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投资
  • 商业航天“套路深”,军工市场足够大,投资人:回报周期比我们想象中要短

商业航天“套路深”,军工市场足够大,投资人:回报周期比我们想象中要短

2018-09-28 16:56 投资界 yorke 投资
有投资人曾说:做军工投资的出身最好是做综合投资出身的,这是军工产业第一大特征,不是一个独立门类,它是一个指代称谓。

2015年当军民融合被上升到到国家战略时,在国内掀起了阵阵热潮。军工领域的投资也和其他领域有很大不同,有投资人曾说:做军工投资的出身最好是做综合投资出身的,这是军工产业第一大特征,不是一个独立门类,它是一个指代称谓。

9月13日,由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举办的“万亿级市场,军民融合大潮助力军工投资”沙龙上,创业者和投资人一同探讨了军民融合背景下的军工领域创业投资机会。

军工发展离不开资本支持

为什么要做面向军工领域的投资?德联资本高级副总裁樊雪松说,军民融合浪潮下,很多民营企业有了参与的机会,一大批企业涌入,粗略估算全国跟军工业务沾边的企业至少有万家,其中拿到军工四证的企业应该又几千家。

产业发展离不开资本的助推,相比国有军工集团,民参军企业由于资金有限、技术和渠道资源相对狭窄,往往更需要资本支持。

比如民营火箭领域。iSpace星际荣耀是对标SpaceX的火箭公司,于2017年8月投入运营,今年4月5日在海南发射了第一发火箭,高度108公里,最大速度超过每秒1200米。同时,iSpace星际荣耀还在研制类似XSpace报警系列的一级可回收的火箭,是液氧甲烷的。

iSpace星际荣耀副总裁霍甲本人也是星际荣耀的早期投资人,此外它的股东还包括中兴、顺为资本经纬中国复星集团,霍甲介绍,iSpace星际荣耀有最顶级的技术、最顶级的人才、最顶级的投资人。

LandSpace蓝箭航天成立于2015年,同样是做运载火箭,目前正在研制一款三级固体机械型的运载火箭,预计10月下旬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进行首飞。据介绍,LandSpace首飞采取的回收方式与SpaceX不同,不注重过程,更注重结果,目的是为了把发动机回收回来,蓝箭是从市场端迁移来去设计的火箭。

LandSpace蓝箭航天高级副总裁张龙说,公司的三个关键词,即求、市场、回报,这是他己2015年作为创始人参加蓝箭火箭根本的想法。

火箭能够做到携带运载发,射就已经是里程碑式的成绩,运载当中如果能装备卫星发射,至少说明了运载的可靠性,能获得用户的信任。此外,火箭产业链条非常长,研制、发射、测控等等,樊雪松认为,能够做到这些就已经处于民营企业第一梯队的位置。

火箭发射只是最前面的一道工序,明势资本合伙人焦腾介绍,在选择透视自标的时,他们会先看应用的领域是否成熟、基于何种卫星平台、需要何种火箭,以此判断是否靠谱以及何时出手。

关于液氧甲烷的那些事儿

海淀军民融合基金管理合伙人任溶介绍,液氧甲烷属于火箭的一种燃料,点燃是火,放出来是水属于航空航天动力当中的核心问题。对于到场的两家民营火箭公司来说,LandSpace蓝箭火箭采用的是液体燃料,iSpace星际荣耀则是固体液体燃料都有,张龙表示,他们做液体甲烷是从市场出发的决定。

国际国内很多大型火箭都是液体运载火箭,有这样几个优势:1、运载环境比较好,固体燃料过载较大,液体相对平缓些;2、内部未装燃料前就是一个机械构件,使用一些阀门储箱即可;3、固体燃料只要点火就不能控制,所以固体发动机推力是不可调节的,液体燃料可控,所以液体运载的效率更高;4、固体燃料不可回收,成本更更高。

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何种液体燃料?张龙介绍,一方面是有毒液体,比如长二甲肼和四氧化二氮,如今美国、欧洲都已不再使用,未来都向着绿色液体的燃料做研制和发展。张龙进一步介绍:“无毒的液体燃料目前就三种搭配,燃料一般分为氧化剂和燃烧剂,氧化剂一般是液态的氧,燃料剂是三种,一种是液氧煤油,一种是液氢,一种是甲烷。一定量的燃料达到推力比较大的最好的是液氢液氧,中间是甲烷的,稍微差的是液氧煤油。从获取性来讲和价格来讲,液氢是比较贵的。”

航天科技公司在这方面投入了很多资金,液氧甲烷国内目前做过一些实验,但是尚未正式运用到火箭当中去。蓝箭火箭分析后认为,瞄准未来可回收性和获益性再结合价格因素和推迟比,液态甲烷是最合适的燃料。

iSpace星际荣耀霍甲觉得,液体甲烷最大的优势是重复使用性能非常好,“现在火箭都是用液氧煤油的发动机也可以重复使用,但是回来之后它有清理清洗的问题,包括退出的问题,很麻烦。液氧甲烷点完之后就直接挥发掉了,甚至毫不夸张的说,你加入之后马上再可以打一次,而且甲烷也很便宜,这也是为什么全球下一代最主流的技术,就是液氧甲烷。”

军工领域投资回报周期太长?

工业品是一个前期花钱积累,后期爆发的产业,有的需要很多年才能成熟,对于投资人来说,回报周期往往很长,“把黑头发都熬成了白头发。”

樊雪松说,这样的顾虑是不可避免的,但现在看来,国内的工业技术接受和迭代速度比想象中要快。“我们2016年看机器人的时候,觉得这个企业至少得五年之后才会有财务指标,但是这个过程比我们想的要快,现在是用户企业推着机器人企业走,不但用机器人,而且机器人的数据开始要求建云,传到云端,开始在一些场景做过程数据的采集和分析,来优化工艺,比原先预想的要快出两三年。”

焦腾则欣喜地看到了很多领域内的人才回国,这是地方政府、民营机构、资金等多个维度助推的结果,此外,国内企业的管理水平也有显著提升,从契约精神到内控、现金流把控、供产销等都有变化,人才管理水平和品质也有所提升,这对整个行业来说是很振奋的事情。

作为创业者,霍甲说,希望国内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参与到这个行业当中来,因为这个行业市场足够大。但不管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需要对这个行业有很深入的理解。

*本文作者yorke,由西安创业网合作伙伴投资界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西安创业网处理。
  • 西安高投

    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西高投)成立于1999年,已分别在国家发改委和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进行了备案、登记,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时在这两个机构备案登记的创业投资机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