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龙:谁盘社交,我盘谁

2019-01-16 17:57 Newseeders quinn 创业
社交战争远未结束,新的机会仍旧会出现,但就目前来看,张小龙就如同诸葛亮,只需稳坐中军帐,靠微信宽阔的护城河,便可捉得“飞来将”。

“在中国,每天有5亿人吐槽微信如何不好,还有1亿人想教我怎么做产品。”1月9日晚上的微信公开课PRO上,张小龙如此调侃自己。他同时指出,不管外界怎么说,都不会影响他对于产品的看法。

这其中的底气一部分源自他自己内心对于产品的理解,一部分源自微信10.825 亿的月活用户数量。每天有450 亿次消息在微信内被发送,每天还有4.1 亿音视频在微信内通话成功,所以国内社交APP的“头把交椅”,微信稳如泰山。显然,想教张小龙做产品并没有那么容易。

但有三个人不服——张一鸣、罗永浩和王欣。

在这三个人里,张一鸣的“社交梦”由来已久,他的“APP工厂”也是多管齐下:自带社交属性的抖音、对标知乎的悟空问答以及正在变为下一个微博的微头条。

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尽管遇到了一些问题,但子弹短信还是一度让其看到了“咸鱼翻身”的希望。2018年8月,在发布后3天,子弹短信登上App Store社交榜第一、全榜第四;上线7天则完成了成为资本和高榕资本领投的1.5亿A轮融资。但好景不长,子弹短信经历了一个月的高光时刻便低调了起来。

至于出狱之后的王欣,下一步要做什么一直被大家所关注,一度传言其要投身于区块链,但直到进场的人纷纷退场,也没在区块链的风口里看见王欣的身影。

然而就在1月15号,成为这三个人不约而同挑战微信的日子,三款新的社交产品在这一天被发布,“围剿”微信的总攻号角吹响了。

王欣:我不碰微信,但我要做朋友圈的影子

快播在王欣出狱7个月后宣告破产清算,一句“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多多少少地表达出了王欣的无奈。无奈过后,热衷于创业、执着于产品梦的王欣,于2018年2月成立了深圳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让人们对于他以后会推出怎样的产品有了些许期待。

彼时区块链正火,但王欣并未参与进去,他认为不必过于关注新的概念,而是产品利用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技术能解决什么问题,才是核心。当有人问道,新产品如何去与同类型产品竞争,如何打破现有市场格局时,王欣再一次表达了自己所最关心的,“是产品在今时今日能不能帮助到用户解决问题。”

于是,王欣选择进入社交领域,去打造一款他认为能帮助用户解决问题的产品。

1月11日晚,王欣发布了一条微博,表示人与人之间的弱连接,是被严重低估的一种人脉,这些不稳固的人脉、弱连接构成了“人脉暗网”,最后,他还问道:“这样的社交平台,你们喜欢吗?”当然,不管用户喜欢或者不喜欢,王欣的新社交产品在此时已经接近推出了。

from clipboard

仅过了半个小时,王欣又发了一条微博,“微信比你想象的更强大,所以熟人社交不要碰,但匿名熟人社交可以。”新产品正在一点一点的浮出水面,很显然王欣对于微信有所顾忌,所以目光瞄准的是匿名社交领域。

1月13日,王欣宣布云歌人工智能将在15日发布社交新品,但其实这款名为“马桶MT”的APP,已于14日晚在官网悄然上线。

据官网介绍,“马桶MT”正是王欣此前所说的人脉暗网,相当于朋友圈的影子,所有微信上看不到的听不到的,甚至是被删除的内容都可能出现在这里。该产品支持匿名提问,高隐私度定向邀请、匿名发布,此外还支持红包话题系统。

from clipboard

马桶MT下载页面

没想到高喊“技术无罪”的王欣,还是一个浪漫主义者,在15日的内部交流会上,他表示之所以取名“马桶MT”,是因为他是刘德华的粉丝,而《马桶》是刘天王的一首歌而已。另外,“云歌”的名字也来源于他在狱中所做的一个梦,梦到了一个不存在的单词“Ringle”,结合了“Ring”和谷歌的“gle”,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但浪漫主义能让匿名社交获得成功吗?

张一鸣:我们的产品为年轻人量身定制

张一鸣最早在2017年的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上,就坚定地认为将迎来智能分发和粉丝分发结合的“智能社交”时代,与之对应的就是“千人百万粉”计划,即让用户和生产者之间建立起联系,从阅读者转换成订阅者,从单向的阅读到双向的互动。

伴随着张一鸣的“野心”,“头腾大战”一触即发,字节跳动被推到了微信的对立面,在社交领域一有新动作就会被认为是在对标微信,这一次发布的社交新品自然也不例外。

与王欣要做匿名社交不一样的是,这次字节跳动发布的新产品“多闪”,果断地将自己定位在熟人社交,并且主打视频社交。

为昨日下午发布会站台的抖音总裁张楠表示,作为抖音推出的视频社交产品,多闪的研发,缘于用户日益增长的视频社交需求,抖音上的用户正在产生新的社交需求,而这些需求,目前并没有被很好地满足。

“用户调研发现,越来越多的抖音用户在拍摄完视频后,会发送给自己的好友。每天,都有大量的用户围绕抖音上的短视频,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讨论。当然,这些分享由于种种限制,并不是很顺畅。”

于是,多闪的一切功能都围绕着视频展开,包括特效贴纸、以好友关系聚合内容、72小时“限时可见”、红包视频等等……

from clipboard

在过去两年里,短视频迅速普及,已经跟图片和文字一样成为人们惯用的接受信息、发送信息的方式。而对于在高清大屏智能机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用户来说,他们已经习惯于使用图像、视频作为自然、高频的表达方式。

为年轻人量身定制,成了多闪与生俱来的使命。

其实从一开始发布会的邀请函便能看出端倪,“这是年轻的时代”已经表明了多闪要占据年轻人社交领域的决心,而多闪的团队也更是充满了年轻的气息,这是一个“90后”团队,产品负责人徐璐冉是93年的,产品工程师则集中于96、97年。作为抖音私信功能的升级版,多闪同样被贴上了“年轻”这一标签。

但年轻化能让视频社交获得成功吗?

罗永浩:走,我们到五环外

15日晚上7点半的水立方,低调了几个月的罗永浩现身了,刚一登台,台下就响起了尖叫声,甚至有一位男粉毫不羞涩得喊出:“老罗,我们好想你!”听到这句,罗永浩微微一笑,开口的第一句话对这段时间的低调做出了解释。

“其实我们过得并没有那么差,之所以一直保持沉默,是因为有些事情还在确认之中,或是在等待过了保密期才能说。我理解媒体的需求,也请媒体理解我们,相互体谅就好。”但毕竟这一次是为了快如科技的新社交产品而来,罗永浩解释到这里便将话题引向了此次的发布会。

这款与中国移动联合开发新的产品名叫“聊天宝”,logo与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元宝山上的元宝雕塑有异曲同工之妙,UI设计与之前的子弹短信并无太大差异,登录账号也是子弹短信的账号,当然还可以用中国移动手机号直接登录。

from clipboard

聊天宝下载页面

至于新意与亮点,在于多了三个板块:新闻、好东西和领钱,如趣头条般的现金激励机制贯穿其中。在新闻板块阅读资讯可以获得金币奖励,金币达到一定数量后可以兑换为现金并体现;而好东西板块并不是锤子科技的自有商品,显示的是拼多多的页面;领钱板块则是完成任务后领取金币。

from clipboard

也就是说,聊天宝其实就是子弹短信、趣头条、拼多多的结合体。

在发布会现场,罗永浩介绍了“宋焕铎”活动(谐音“送还夺”),即与众多品牌合作,先送给每个用户一张购物券,然后通过换来找到对应自己的那张,最后换好的用户统一抢夺商品。

薅羊毛在这款APP 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罗永浩曾在2014年发过微博表示,用利益诱导用户来进行传播或者转化,是一件很low的事情。但如今他还是没忍住这么做,不再执着于入不敷出的高端手机,改为走下沉路线,带领五环外的人群发家致富。

但薅羊毛能让走下沉路线的社交成功吗?

张小龙:你们三个一起上,我又何惧?

在微信愈发强大的过程中,挑战者换了一茬又一茬,但直到微信拥有了10亿月活用户,张小龙也没发现一个能打的。这三个人能打吗,能教张小龙做产品吗?目前来看,由于各自都存在或多或少的问题,这三家的产品不仅不能打,反而都遭遇了微信的当头棒喝。

截止发稿前,马桶MT、多闪、聊天宝的分享链接都遭到了微信的屏蔽。王欣14日晚上便连发三条微博,矛头直指微信;今日头条CEO陈林在发布会现场回应称,多闪跟微信不是同一类产品,微信不用把多闪当成竞争对手;而罗永浩则说的更为直接,他认为这不单单是聊天宝和微信的问题,而是中国商业环境的问题,反垄断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还不完善。

from clipboard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与其说是微信在封杀这些产品,不如说这是张小龙对于分享外链一贯的处理原则。要知道在去年的短视频大战中,微信一律禁止任何视频链接分享,甚至连微视的链接也进行了屏蔽,但毕竟微信与微视拿的都是Pony马发的工资,张小龙最后还是在朋友圈添加了微视的拍摄入口。

仅屏蔽链接这一点,对这三款产品来说已足够要命,因为微信的十亿用户他们无法绕过。

除此之外,自身存在的问题也需要解决。马桶MT目前已不提供下载,原因是用户激增导致服务器宕机。但据其公布的数据,注册用户仅为40万,如此量级服务器都承受不了,给马桶MT的口碑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并且由于匿名社交的特性,一旦监管不到位,这里或成为两性、暗网交易、政治、隐私八卦等负面话题的滋生地。

from clipboard

而聊天宝由于走的是下沉路线,其用户定位与子弹短信之前定位的锤粉、互联网从业者以及注重效率的职场人士不相符合,很可能沦为大爷大妈们薅羊毛的工具,而一步步丧失社交属性。

并且值得注意的是,马桶MT与多闪上线的均为测试版本,在应用商店内并未过审,下载安装时会获取多项关键权限,业内技术人士对表示,一旦安装之后,开发者可以获取到手机的很多关键信息,并且随时可以对APP进行调整,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添加新的程序。

from clipboard

如果要问这三者,谁最可能活下去,多闪应该是最有希望的那个。因为随着5G时代的到来,视频将成为新的主流信息载体,只不过国内5G手机最快到今年下半年才能落地,多闪对于视频社交的布局可以说是超前,也可以说是仓促。

社交战争远未结束,新的机会仍旧会出现,但就目前来看,张小龙就如同诸葛亮,只需稳坐中军帐,靠微信宽阔的护城河,便可捉得“飞来将”。

*本文作者quinn,由西安创业网合作伙伴Newseeders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西安创业网处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