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毒药有点过分,但探探确实成了陌陌的负担

2019-06-03 10:37 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 杜冲 创业
得益于陌生人社交积累的用户起来的直播,与腾讯音乐这种做直播的玩家没什么不同,用户多而已。

陌陌(NASDAQ:MOMO)创始人唐岩称2019年一季度(Q1)为“坚实的季度”,原因是这个季度收入同比增长35%至37亿元,超出市场预期(预期为35.5亿元-36.5亿元)。

嘴上说坚实,股价却很挣扎。

财报披露后至今4个交易日,投资者等待了两年的绝地大反攻并未出现——股价从年中最低点的25.69元一共上涨了6%,那些财报日开盘杀入,奔着超预期带动股价上涨资金都被发了套。

股价两年上行无果,而今营收超预期行情依然乏善可陈,问题出在哪儿?

我们认为,陌陌的问题在于直播天花板后(参见前文《过度依赖直播,如果没有新杀器,陌陌的业绩可能长期见顶》),并购探探并没有展现出预期的效果。比如用户、利润等方面的增长,而且目前探探APP还处于下架状态,反而成为了陌陌的市值拖累。

从陌陌并购探探这一难言成功的案例,我们其实可以看到几个主要问题:

并购之后,公司和创始人的动机变了;

探探相比国外同行tinder(母公司Match Group市值193亿美元),向上空间有限;

标的选择有问题,探探与陌陌的协同性不够。

01 动机变了

产品能带来多少用户,决定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高度。2018年2月,陌陌宣布以6亿多现金+530万股对价并购探探后,两家公司的用户增速,仍然止不住的下探:

财报数据显示,陌陌的MAU(月活跃用户)环比增速,从2018年Q1的5%降至2019年Q1的1%;

Trustdata数据显示,探探的MAU大滑坡,从2018年5月的2101万至2019年4月的1408万,复合增速为-3.6%。

陌陌本该受益于并购而迎来用户的增长,但事与愿违;与此同时,探探更是经历用户大滑坡。

这样的运营结果,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很大程度,这是公司和创始人的动机改变造成的。

探探创始人王宇曾表示,做探探的初衷是让网恋重归美好。在产品设计上以女性用户为核心,在社区运营及用户准入机制上,保持克制,严格审核用户身份,一旦发现有任何商业行为会直接关闭账户,让用户感觉探探社区真实、纯净,用户质量还比较高。

然而被陌陌收购前后,探探的动机就变了,用户导向改成了变现导向。先是开通会员付费,在交易完成后,又相继增加多项高级付费功能。

概括说来,互联网公司的商业模型很简单,无外乎“搭场景、聚流量、货币化”,更多的场景可能获得更多的流量,更多的流量带来更大的商业化机会。用户只有2000万级别的时候去大幅货币化,成得了什么大事?

我们能看到,探探付费用户自2018年Q2以来,增长61%至500万人,增值服务收入增长819%至4401万美元(相对收购价来说,探探收入绝对值依然不够看)。然而,这是以活跃用户下降三成,垃圾用户和信息增多,最终被监管勒令APP下架为代价换取的。

探探创始人王宇的初衷是让网恋重归美好,可实际情况是陌陌入主后,探探开始大幅商业化,活跃用户流失,最后因为传播淫秽色情等违规违法信息被全网下架。

探探管理层的前进动力也是值得探讨的:王宇等高管已经拿到6960万美元的股权激励;另据知情人透露,王宇的清明假期长达十天——这种休假时长,在创业公司待过的都知道意味着什么。

十天假说起来是小事,但蛛丝马迹指向的问题是:不止是公司的动机变了,创始人的动机或者说初衷也不是那么坚定了。

02 向上空间有限

探探总是被拿来和国外的tinder相比(事实上探探因为“对标”商业模式(无论产品设计还是业务模式都极其相似),还被tinder起诉过),2018年tinder收入高达8.05亿元(占母公司收入48%),探探也有这个潜力?

同理,作为探探母公司的陌陌,也被拿来跟tinder母公司Match Group(NASDAQ:MTCH)相比,后者市值193亿美元,陌陌也有这个潜力??

但我们应该理智的看到,两者向上的空间是不同的,原因有两个:

【1】“文化”的天花板

大部分人网上交友的最终指向,或者说网上交友的本质是什么,大家都知道是“yuepao”。Tinder在维基百科里释义是“一款手机社交应用程序,常用语约会和一夜情”。其传播一些成人的内容,在美国并没有什么法规方面的风险。

而探探呢,只要上面出现成人信息,一经发现立刻面临APP全网下架,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半个月之后(5月10号),陌陌、探探、钉钉三款应用的朋友圈功能,又因为出现违规内容被禁用了。

内容天花板就在这里,bilibili、内涵段子等应用,也因价值观不正确、导向不正等问题被下架,你就知道探探这个行当的天花板有多低。

另外,不要忘了陌陌在没有直播这个广谱(谁都能做,连腾讯音乐收入大头都是直播)的变现方式前,陌生人社交做的有多差,曾一度打算退市。推而广之,百合、世纪佳缘这类婚恋网站也不会做得多大。

【2】国际化差距大

tinder母公司Match Group的北美收入与国际收入比例为1.16:1,其7.75亿美元的国际收入主要是tinder推动的,其推出三年后应用的全球日“滑动次数”(左右滑动选择约会对象)就超过了10亿。

虽然探探2018年7月也曾出海一拼,在印度通过大举投放TikTok(抖音海外版)广告,曾一度迫近tinder和bumble,但作为模仿者,与第一的距离不是说拉近就能拉近的。

Tinder的影响力有多大?据Sensor Tower的数据,2019年Q1全球非游戏类应用排名榜,tinder是第一名,力压netflix等应用,而探探自然是榜上无名。

可以说,在互联网这个极其讲究网络效应的世界,tinder就是探探无法突破的天花板。陌陌Q1业绩会有分析师问探探国际化打算,王宇的回答是:更聚焦国内市场,这里的机会很大。

……

03 协同效应不够

并购的效益最大化,无外乎双方业务能产生协同效应共享用户,逐渐将既有场景能力推到最大,形成网络效应独享一个市场。然而对于陌陌来说,探探的入伙却并未有体现出这种价值。并购以后,双方用户增速、甚至是用户数的持续下滑是不争的事实。

为什么两者协同效应差?不要忘了,从概念上来讲,陌陌和探探都是陌生人交友,老二的用户有不少是和老大是重合的。至于说什么探探女性用户多,打个简单的比方:A组十个用户男女8:2,B组4个用户男女2:2,谁的女用户多?双方的月活用户差距可不止一倍。

并购探探,陌陌未尝没有阻挡竞争的意思,要知道当时YY对探探也是非常有意,只是出手没有陌陌阔绰而已。提起YY,可以简单说以下其展现的协同效应。Q1电话会议上,YY创始人李学凌表示公司两大战略是人工智能化和国际化:


  • 人工智能方面:正逐步的实现从人运营到机器运营,表现在短视频推荐、短视频和直播内容集合,小游戏匹配及游戏用户匹配,以及监管内容。监管内容做好了,能一定程度上打破国内做社区的天花板。这是互联网公司从线上化到智能化转型的思维;

  • 国际化方面:YY从语音起家,再到秀场直播,以及随之发展起来的游戏直播(也就是目前的虎牙)为基础。在2018年收购了BIGO,以此布局国际化的直播应用BIGO LIVE、通讯应用IMO(月活用户高达2.11亿)、短视频应用LIKE、语音交友应用Hello等。


  • 同样是直播推动公司急速成长,陌陌的布局就比YY要差一些。上面说的多元化的视频应用(以及伺机做社交),是字节跳动爱奇艺等大的互联网娱乐公司都在做的,可以说是趋势,而陌陌差就差在这方面。

    从过往历史看,我们能看到陌陌是一家比较“慢”的公司,这也是其并购没做太好的部分原因。这个“慢”怎么讲呢?

    我们上面提了一嘴说陌陌此前差点私有化退市,是直播让陌陌真正的转到变成一家大公司,但即使是直播这一块业务,上马的也比较慢。

    陌陌正式开始做直播是2016年4月,而2015年直播行业吸引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AppStore里能下载的直播应用超过100个,彼时映客等大批玩家已经跑了出来,陌陌才姗姗来迟,这对互联网公司来说是够慢的了。得益于陌生人社交积累的用户起来的直播,与腾讯音乐这种做直播的玩家没什么不同,用户多而已。

    以上,陌陌的并购之殇成因,既有长期目标让位给了变现的短期目标因素,也因为国内“交友”向上空间有限,但本质原因还是协同不够——或者说战略操守相当有限。

    *本文作者杜冲,由西安创业网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西安创业网处理。
    • 西安高投

      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西高投)成立于1999年,已分别在国家发改委和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进行了备案、登记,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时在这两个机构备案登记的创业投资机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