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爆雷网贷平台“兑付记”

2019-06-25 16:13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 张庆 创业
宝象金融目前实控人已被批捕,立案前,平台关联公司与关联人共被冻结资产不低于4亿元。

网贷平台若是提现困难、暂停运营、退出或转型等,基本都会发布一个兑付方案,并承诺在1~3年内完成本息兑付工作。在平台清退方面,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6月20日,已有122家平台全额兑付完成,实现良性退出或转型。网贷行业经过2018年下半年的大淘汰后,如今剩下的正常运营平台大概在1000家左右,问题平台有5000多家。而完成兑付的平台仅占总问题平台的1%~2%左右。

对于许多“资金见顶”的问题平台来说,如何做兑付是个难题。其中以物换债、债换股、债权转让等是问题平台常用的兑付方式。一家叫宝象金融的网贷平台被立案后也如此做兑付,但仍被出借人声讨,公司实际控制人也由取保候审变为被收监。

“宝象实际控制人侯彦卫在取保候审期间指派人员私下与部分出借人接触,并以2~3折兑付本金、说服出借人签署债转协议与谅解书;同时,在线上宝象商城,利用高于市场数倍价格的商品做以物抵债;侯彦卫、张娟(宝象金融CEO)还想用以债转股的方式将旗下公司股权(实际价值受质疑)转让给出借人。期间使得被监管的平台资金账户流出了2000多万元。而这些操作均是在宝象被立案后发生。”宝象出借人在他们一个维权群里经常提到这样的信息。另外,也有多位出借人均向猎云网描述过与上述大体相同的内容。

猎云网根据多个宝象出借人透露的消息以及外部公开信息、电话核实内容等,并整理了一些微信公众号公开的关于宝象出借人与上海浦东信访办之间的几次信访实录内容,深入宝象存在的各种问题,以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宝象爆雷

——涉嫌非吸,宝象实际控制人取保候审半年后终被批捕

2018年10月31日,一位宝象出借人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爱乐芬警卫队”上发布消息称:“经过260余名债权人网络投票,180名债权人签字投票,宝象债权人委员会(以下简称“宝象借委会”)于2018年10月12日正式成立。”

宝象金融公司主体为上海宝象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是一个以提供农业供应链金融服务为主的网贷平台。企查查显示,宝象金融成立于2015年3月,法定代表人为张国俊,其通过多家企业间接持有宝象61.23%股权。

但据宝象金融官网显示,张国俊仅为执行董事,侯彦卫为董事长,张娟为CEO(曾是CFO)。一位宝象出借人告诉猎云网,宝象金融实际控制人是侯彦卫,其妻子叫张馥荔,张国俊系侯彦卫岳父,且很多出借人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宝象作为一家P2P平台,除线上获客外,其还通过关联公司西控财富(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西控财富”)线下铺店来获客。西控财富系投资咨询信息服务平台,为宝象金融推荐借款人;另外,曾有媒体报道,西控财富与晴好集团(侯彦卫是公司发起人之一)还曾为宝象做担保。企查查显示,西控财富法定代表人同为张国俊,董事长为陈远东。

2018年11月21日,宝象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经侦介入调查,侯彦卫则被批准取保候审。在此之前,该平台已出现提现困难,且无法完成逾期借款兑付。

据最新消息,宝象出借人高女士告诉猎云网,在一次见面沟通会上,上海浦东信访办相关民警对出借人说,警方已于2019年6月12日对宝象实际控制人侯彦卫宣布批捕。但高女士并没有看到批捕文件书面函。

“宝象借委会”是由部分宝象出借人组成,主要代表并组织出借人与宝象或上海浦东信访办会面沟通借款逾期兑付、案情进度等问题。另外,宝象被立案后,“爱乐芬警卫队”公众号多次整理并发布了关于宝象借委会与信访办民警几次会面的沟通实录。

据“爱乐芬警卫队” 5月7日发布的文章显示,侯彦卫是在2019年5月6日被刑事拘留。

宝象运营数据早有猫腻

——一月之间,宝象披露的累计总交易额减少了近18亿元,消失了2万多个借款用户

宝象金融在P2P领域体量一般,但据称在农业供应链融资领域排名第五。据宝象官方披露的最后一份运营报告显示,该平台从2015年4月正式上线至2018年9月30日,累计总交易额61.1574亿元,累计总投资用户156536人,累计总借款用户1610人,借贷余额10.0723亿元。

猎云网发现,相比2个月前,宝象累计总借款用户减少了20000多人。正常情况,这种累计值应该越来越大,若宝象记载的这个数值是借款用户剩余量,则需要宝象在一个月内实现2万多借款人还清债务并退出,但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数据截图来自宝象金融官方网站)

少掉的2万多个借款用户是虚假的?还是被写错?据上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宝象累计总交易额就已经有77.9215亿元,累计总投资用户237495人,累计总借款用户21660人。对比发现,宝象于2018年7月份披露的累计总交易额比6月份披露的少了将近18亿元。从7月到9月宝象多个数据指标均出现不合理的数值差异,连续3个月都写错运营数据?可能性几乎为零。

猎云网注意到,2018年8月8日,上海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上发布了一份《上海互金协会网贷会员联合发表自律声明》,宝象金融也在联合发表自律声明单位名单中。其中,该自律声明提到:“会员单位要主动接受监管和监督。积极拥抱监管,配合各监管部门对平台的检查与指导;积极接入协会自律管理系统,配合协会的各项自律工作;积极设立由投资人组成的查标委员会,主动接受投资人监督。”

这份声明意味着出借人可以随时去平台查标,若宝象存在大量假标,则纸终将包不住火。再者,网贷行业自去年下半年至今,多地监管力度加大,各网贷平台要想合规,运营数据真实是最基本的要求。

宝象若想合规,运营数据就不能造假。另外,关于借款人逾期情况,宝象从2018年6月份才开始披露。数据显示,从6月至9月份,宝象各月90天以上累计逾期率分别为0.35%、0.63%、1.52%、1.46%。其中,2018年9月,借款人逾期金额5811.33万元,累计代偿金额4416.78万元。

宝象在2018年8月和9月出现逾期率成倍飙升,平台又无法完成全部代偿。这也加速了宝象出借人的维权之举,由此揭开宝象存在许多虚假标、疑似自融的一幕。

经侦介入,宝象私下沟通部分出借人“割肉”退出

——出借人称,宝象被立案后开始以物抵债、低折扣收回债权,同时多家借款公司申请注销

宝象逾期加剧,兑付困难,出借人选择合法维权,经侦终介入。据宝象出借人文先生提供的一份文件显示, 2018年11月21日,上海公安局浦东分局对宝象金融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进行立案侦查。

(由宝象出借人提供)

同时,猎云网发现,企查查显示,在近半年,宝象金融和西控财富作为被告涉及40多起民事案件,案件案由基本系民间借贷纠纷,但多数起诉被驳回。驳回原因大体相同,具体为:据(2019)沪0115民初10097号民事裁定书显示,原告陆敏军诉被告郭在、西控财富、上海宝象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宝象投资”)、侯彦卫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2018年11月21日,案外人宝象金融因涉嫌非吸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立案侦查,被告西控财富、宝象投资作为关联公司亦参与相关经济犯罪活动,公安机关已将两被告纳入刑事侦查范围。

另外,据宝象官网最后一则公告显示,2018年11月25日,在宝象与宝象借委会第二次会议上,候彦卫表示:“上周金融监管部门响应出借人需求,上门进行调查取证工作。在监管部门的建议之下,平台选择了暂时关闭充值通道,暂缓发新标,全力配合调查;同时配合积极催收,来解决回款问题。”

所谓解决回款,在宝象出借人看来,不过是换个方式继续套路出借人。

低折扣收回债权,部分出借人忍痛“割肉”退出


按照多位宝象出借人的说法,宝象出事后,主要通过以物换债、债换股、债权转让三种方式做兑付。“宝象金融是私自通过第三方机构来完成此部分债权转让,但资金是从宝象账户流出。”文先生告诉猎云网。

关于宝象低折扣回收债权。“金融诗人”微信公众号的作者卢先生,也是宝象出借人和宝象借委会成员之一,向猎云网提供了两份文件,文件是关于一位宝象出借人与宝象签署的债权转让协议与谅解书。文件显示,该出借人同意以11376.58的对价将未收回的40000元债权转让给宝象金融,并在谅解书中同意不再追究宝象金融及其负责人,并恳请警方对宝象的行为不作为犯罪处理。照此计算,宝象以不到3折的价钱收回了债权。

(由宝象出借人卢先生提供:债权转让协议与谅解书)

卢先生表示,这些协议文件只有宝象单方面留存,不会给到签署协议的出借人,而这2份文件是出借人在签署时偷偷拍的,因此文件还没有宝象官方盖印。

一部分宝象出借人选择忍痛“割肉”退出,于他们而言,相比一分钱也拿不回,更倾向拿回一点算一点。假如他们的出借本金是几万元,则损失的资金或许在他们忍受范围内。但对于高女士,她投资了165多万元,若按这么低的折扣兑付,损失就是上百万。

(由宝象出借人高女士提供)

关于以物抵债。根据高女士提供的信息显示,目前,宝象商城已清空,无任何商品,因此无法佐证“宝象利用高于市场数倍价格的商品完成以物抵债”的说法。

关于债转股。猎云网发现,2018年11月28日,有出借人在百度贴吧上称,西控财富上门通知清盘,想债转股,但转让的公司实际价值没西控财富说的那般高。

(截图内容来自百度贴吧)

公司员工挂职多家公司法人或监事,宝象被指存在200多家空壳公司 、多家借款公司在申请注销


据称,宝象平台一些借款公司在未还清出借人债务情况下申请注销公司。高女士向猎云网表示,宝象出借人在维权过程中,通过企查查、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查到,许多在宝象借款的企业正在申请注销,这些借款企业多数与宝象存在关联关系,或是空壳公司。

高女士以她独自投资的一个100万元项目为例。高女士表示,她通过各种方法找到该借款公司是谁,后又在企查查上发现一份公示文件《建议注销全体投资人承诺书》,该文件显示,夏邑县某公司正在申请简易注销登记,并在承诺书中称“本公司申请注销登记前未发生债权债务,不存在未结清清算费用、职工工资、社会保险费用、法定补偿金和应缴纳税款及其他未了结事务,清算工作已全面完结。”这家公司就是高女士所说的,她所投项目的借款方。

(高女士在宝象金融平台独自投资的一项目)

(借款公司申请注销公示文件,由宝象出借人高女士提供)

公司注销公告公示期一般是45天,日前,猎云网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企查查、天眼查、启信宝等渠道均已找不到夏邑县某公司申请注销的相关信息。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借款公司在2019年3月28日、5月24日均有变更公司法人和投资人等信息,3月28日还变更了公司名称。高女士也表示,该公司在企查查上的信息已变更,已经无法找到这份申请注销文件。另外,高女士指出,该公司新增的监事朱某,实际上是西控财富的员工。

企查查显示,朱某除了担任夏邑县某公司法人外,还担任西控财富9家分公司的法人、上海某商贸公司法人和上海某贸易公司监事。

猎云网拨通夏邑县某公司预留在工商上的联系电话,接听人正是朱某。朱某表示他是西控财富总部(上海)的一名做行政的员工,于2018年底已离职。对于夏邑县某公司最近变更他为监事这个事根本不知情,也没听说过这家公司、不认识这家公司的法人。但对于其担任其他公司的法人及监事的事情,朱某表示,当时外地一些公司的负责人离职后,公司为了方便管理,就让他做法人,他本人也没想那么多;且关于这些公司的所有印章均在财务手上;他本人虽担任法人,但根本不清楚这些公司具体是做什么的。

另外,据卢先生发表在“金融诗人”上的一篇文章显示,目前警方已经基本查清宝象和西控财富之前一直在用217家空壳公司进行资金的划转、交叉交易,包括很多借款标的也是这217家空壳公司发布。卢先生表示,这数据是他参加宝象出借人与上海浦东信访办沟通会时听到相关民警说的。卢先生还向猎云网展示了他当天的会议纪要。

(卢先生笔录)

此前,“爱乐芬警卫队” 在5月30日公布的信访实录中也写道:“侯彦卫自己承认了宝象大部分是自融、有许多自融空壳公司这一事实。对于侯彦卫所交代的,警方也在印证。”

空壳公司一般有多种形式,比如法人挂职、找人代持或者安排平台自己人注册等。而一些挂职法人不想惹祸上身可能会去申请注销公司。

“宝象不公开兑付方案,且立案后平台账户还流出了2000多万元。为什么?”宝象出借人基于宝象以上的兑付方式提出了不解。

对于宝象资金流出问题,“爱乐芬警卫队”在《宝象出借人20190110第六次浦东信访办走访记录》一文中披露:宝象账户只监控非冻结,账户只能进款,出款需要经侦同意。还有,催收回款回到账户后,原则上不能动用。

另外,在《2019.5.29宝象出借人与办案警官会面纪要》一文中称,相关民警提到,宝象动用的2000万是公司的钱,基于侯彦卫这样做和其他一些理由,最终把他收监。另外,在之前信访中还披露,从宝象账户流出的2000万资金已经兑付给出借人。

宝象爆雷因为没钱?维权回款渺茫

——立案前,宝象多个关联公司与关联人共被冻结资产超4亿元。

“宝象之所以爆雷,就是因为没钱了,侯彦卫一开始就在用40%~50%的资金用在借新还旧上;另外,张馥荔(借款人称是侯彦卫妻子)名下的几个账号也没钱。”“爱乐芬警卫队”在《2019.5.29宝象出借人与办案警官会面纪要》一文中如此写到。

(来源:“爱乐芬警卫队” 微信公众号)

如今宝象被警方查封的资产与冻结的资金又有多少?宝象出借人得到的消息是,“目前警方已查封宝象的资金和财产包含:一套市价3500万元的房子(但该房子贷款没有还完,所以需要先把银行贷款还了)、两辆车,晴好集团的一个屠宰场。另外,真标的钱该回来的也回来了,但金额不多。”

(来源:“爱乐芬警卫队” 微信公众号)

另外,据“金融诗人”2019年6月13日发布的内容显示,“宝象最近每天都有资金进账,‘前几天’还进了一笔八十几万元的资金。”

按照目前披露的资金进账情况,宝象出借人最后能分到的回款不多。

在“爱乐芬警卫队”发布的文章中还提到,宝象(侯彦卫)在山东有7~8套房于去年就被冻结了,但并未说明被冻结原因。

猎云网了解到,侯彦卫在做宝象之前,就已经在山东泰安市有实业公司。相关公司主体包括晴好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晴好集团”)和山东晴好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晴好食品”)等。企查查显示,晴好集团成立于2013年,晴好食品成立于2009年,侯彦卫系这两家公司的发起人之一。另外,截至目前,这两家公司涉及近30起民事诉讼案件,其中,在近半年有多起作为被告被冻结资金或查封房屋、土地等。

猎云网根据企查查、天眼查披露的案件裁定书粗略统计,在宝象被立案前后,晴好集团、晴好食品及其关联企业、关联人(包括侯彦卫)共被冻结的资金总额超3000万元,查封房产6处、土地2宗等。这些案件案由基本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原告为银行。

猎云网发现,在与宝象法人张国俊相关联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也存在被冻结资产的情况。张国俊旗下的公司共被冻结等值资金500多万元,冻结时间在宝象立案后,原告为个人。

目前不清楚,上述这些被冻结的资产,是将优先用于还案件中的银行债务、个人债务,还是也可以作为宝象出借人回款资金(前提是这些属于涉案资金)。

除此之外,企查查、启信宝显示,张馥荔持有的6家公司股权已在2018年9月均被冻结,冻结期限2年,冻结原因均是财产保全,但不清楚申请人是谁。也就是说短期内,这些股权无法转让变现。经猎云网粗略统计冻结被执行人(张馥荔)持有股权、其他投资权益数额近3.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张馥荔持有99.9%股权的宁波兴望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兴望”)被冻结的股权权益数额为1.998亿元。而宁波兴望又与宝象侯彦卫投资上市公司富临运业有关。

据宝象出借人透露,侯彦卫曾表示投资了富临运业2亿元。而侯彦卫是通过宁波兴望间接参与投资富临运业。

据富临运业于2018年6月25日发的公告显示,宁波泰虹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宁波泰虹”)拟受让共93,733,221股富临运业股票,占股29.90%,支付价格为10.58亿元。后又于2018年8月23日,变更交易价格为10.28亿元。

根据富临运业2018年11月22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宁波兴望持有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珑犀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宁波珑犀”)27.94%股权,宁波珑犀又持有宁波泰虹68%股权;相当于,宁波兴望间接持有宁波泰虹19.00%股权,按照宁波泰虹最初受让富临运业的价格计算,宁波兴望需要出资约2亿元,刚好与侯彦卫所说的资金一致。

(截图来源于富临运业公告)

但才参与投资富临运业没多久,宝象就出事。企查查显示,宁波兴望于2018年6月25日投资宁波珑犀,但又于2018年12月7日退出。宁波兴望最终将其持有的股权转让给了永锋集团(宁波泰虹控股方),但转让价格未披露。

据了解,宝象在退出该投资前,还被永锋集团告上了法庭。企查查显示,山东省齐河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7日受理永锋集团与宁波兴望、侯彦卫合伙纠纷一案,但永锋集团又于2018年12月10日撤诉。

宝象出借人楚先生告诉猎云网,大概是在2018年10月份,宝象给了其公司高管和出借人一份情况说明,让大家签字画押,并拿此证明去永锋集团追债,宝象高管张娟也一同前去。但永锋集团只同意宝象按6折退出,侯彦卫不同意,双方闹僵最终不欢而散。

在这一投一出的过程中,侯彦卫实际投资了富临运业多少钱,最后退出时又拿回多少钱?并不清楚。

但在宁波兴望投资宁波珑犀到退出的这段时间,据富临运业发布的公告显示,宁波珑犀提前支付了一笔1亿元的交易意向金。按照持股比例,宁波兴望应参与支付1900万元。

综上,在宝象被立案前后,其关联公司、关联人共被冻结等值资产近4亿元以及多套房产、多宗土地等。因负债而被冻结资产,因冻结而更没钱,宝象骗局终于崩塌了。

宝象以后

宝象以前是通过西控财富、晴好集团做担保,后来又与第三方担保公司山东省经济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合作,但该担保公司实控人徐立旗下一集团公司目前也已因涉嫌非吸被立案。照此看,担保兑付这条在宝象这已经行不通。

据悉,宝象金融总计有8000多个出借受害人,但目前真正在维权的大概是1400人左右。关于宝象案件后续,宝象金融目前有留守工作人员六人,主要围绕资产处置以及催收;宝象CEO张娟主要在外处理民事诉讼事宜。

对于宝象平台收回资金实际情况与最后出借人回款情况,以相关部门后续公布为准。

(注:文中提及的宝象出借人均为化名)

*本文作者张庆,由西安创业网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西安创业网处理。
猎云网

猎云网

1064篇文章

猎云网是一家聚焦TMT领域创业创新报道的新媒体,聚集新公司、新产品、新模式,并嫁接广大创业者与投资机构沟通的桥梁。微信公众号ID:ilieyun

最近更新文章

  • 西安高投

    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西高投)成立于1999年,已分别在国家发改委和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进行了备案、登记,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时在这两个机构备案登记的创业投资机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