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抓捕!“现金贷”秋风扫落叶

2019-09-27 02:04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黄琪鑫 创业
抓捕、清算、停运,野蛮生长以致失序的现金贷行业迎来严格监管,“日赚百万”之光鲜一去不复返,而风并未停止。

秋天乍到,“现金贷”行业却已提前入了冬。

3月,甘肃兰州市公安机关打掉王某焘“套路贷”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213人,冻结、扣押涉案财物价值约15亿余元;

同月,湖南长沙市公安机关打掉文某“套路贷”涉黑组织,抓获犯罪嫌疑人165名,解救受害女性106名,查扣涉案资金2000余万元、黄金1公斤;

4月,北京、广东广州市公安机关打掉赵某“套路贷”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488人。

事实上,自2018年起,现金贷衍生的“套路贷”、“714高炮”等遭到有关部门严厉打击,已查扣的资产达上百亿,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数以万计。

而大数据风控公司、三方支付通道、贷款超市甚至贷后催收公司等,凡是参与到现金贷产业链的,皆受到了监管机构的清查。

仅4年时间,现金贷上演了从风口掉落尘埃的兴衰史。

有业内人士认为,能在这一轮围剿中幸存的下来的现金贷,有望冲刺网络小贷牌照,但绝大多数套路贷、非法高利贷,会在这一波震荡中阵亡。

嗜血与疯狂

相比于P2P网贷和校园贷,现金贷的兴起相对较迟。

2014年,当出现第一家现金贷平台“现金巴士”时,大老板们还沉醉在P2P的财富梦中,但随后遇到了现实和理想的差距。

P2P平台以20%左右的成本吸纳的资金必须刚性兑付,放款的坏账率却节节攀升,眼看公司账面上的窟窿大到快要崩盘,现金贷凭借小额、短期、高费率的特点,杀入各个平台的业务范围中。

2016年,知名P2P平台掌众金服、趣店、你我贷、拍拍贷、宜人贷都专注于现金贷,甚至连互联网巨头,也都做着现金贷生意。京东白条、蚂蚁花呗、腾讯微粒贷、百度有钱花等现金贷业务相继推出,加速现金贷爆发。

▲部分互联网公司的现金贷业务。图片源自搜狐财经。

资料显示,2016年是公认的现金贷爆发元年,平台数量达到2486家,并在随后1年多时间里,成交规模超过万亿。

但现金贷的风没能刮多久,2017年,由于借款人多头借贷、以贷养贷的情况陡增,放款的风险和流量费用也随之攀升。

同年年末,文件《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发,将现金贷界定为“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无客户群体限定、无抵押等特征”,严厉程度超出市场预期,使得许多正规现金贷平台不得不暂停业务。

严加管制背景下,小额短期现金贷转为地下超利贷,开启野蛮收割边缘人群的行为。

其中,同牛科技就是在此时转入地下,推出嗜血的“714高炮”超利贷业务,前者实控人为“鼎鼎有名”的、今年因涉黑涉恶被通缉而逃亡的朱晟卿。

与此前现金贷3千元左右的额度、1-3个月的借款期限、月费率约为6%-15%不同,“714高炮”的期限为7天或14天,并含高额的“砍头息”及“逾期费用”,年化利率高达1500%-2000%。

有人称这样的超高利贷是在“迅速吸血”,但这样畸高的利率,还是有人不断涌入,因为“714高炮”几乎没有门槛。

2018年,张涛(化名)家中的生意周转不开,抵押的房、车在逾期后被银行全部抵押,其父也被拉入征信黑名单,只好去现金贷平台上搏一把。

“一开始,我还是在你我贷、拍拍贷等平台借款,可逾期几次后,这些平台也不放款了。”就这样,他被卷入了“714高炮”平台。

而为了还上这笔钱,张涛只能贷养贷、利滚利,一个月时间,这笔钱滚到了35万元。最多的时候,张涛一共有200多个app要还款。

打开张涛的手机,还能看到曾经的软件下载记录:涂开心、蛋花花、闪猫、秒白条、聚宝分期、轻易贷款......数不胜数。

与其他身陷泥淖的人一样,张涛也遇到了因利息过高而逾期、被辱骂、恐吓、甚至爆通讯录的情况。“真的感觉抬不起头来,所幸没有遇到P裸照、说我得了艾滋之类的话。”与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对话时,这位20岁出头的男生有些哽咽。

一边是借款人陷入无尽的黑暗,一边是“714高炮”平台赚的盆满钵满。据自媒体“金角大王Plus”推文《日落宁波港》称,一个普通放贷平台,可日赚百万。

赚了的远不止现金贷平台,还有为现金贷平台导流的“贷款超市”。融360 、小黑鱼、卡牛等贷款超市,为参差不齐的贷款软件提供平台流量,从交易中抽取一定手续费。也有不少的P2P平台,凭此填上了数十亿的窟窿。

据一本智库统计,规模最大时,现金贷行业拥有万亿级市场,5千至1万家参与平台;头部现金贷公司月均放款量在100亿元左右,至少有近百家公司的月均放款量在10亿元左右。

全方面围剿

然而,针对“套路贷”、“714高炮”的利剑已经出击。

3月16日,公安机关打掉王淑焘“套路贷”犯罪团伙,后者是“315晚会”上的“动物系”714高炮集团,通过设立“甜兔网”等24个网贷平台,在8个月内,由2亿本金滚动到189亿的资金规模。

9月3日,公安部数据显示,全国公安机关共侦办“套路贷”团伙案件1890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8651人,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8790起,查扣涉案资产161.76亿元。

9月17日,广东省公安厅发布消息,粤港澳三地警方打击掉“套路贷”犯罪团伙16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40余人,破获刑事案件20余起,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资产逾9300万元。

抓捕行动不断,现金贷行业风声鹤唳,对此有不少人士表示,“早该肃清毒瘤了”。

不少人对王淑焘名下的千万豪车名表以及在情人处藏的152公斤黄金记忆犹新,但更值得注意的是,“动物系”高炮集团通过非法手段,获取了482万人的通话记录、电话号码本、银行卡号等公民个人信息。

而这只是现金贷行业的一个缩影。

在现金贷的产业链中,大数据风控是至关重要的一环:数据公司通过爬虫技术,抓取用户的通讯录、运营商数据、消费记录等数据。据资深人士介绍,卖给现金贷公司提供风控数据时,一个贷款用户数据成本可定到0.5元到5元。

▲某头部数据公司的部分报价单。图片源自自媒体“棱镜”。

“打蛇就要打七寸”,监管部门将剑指向为“套路贷”提供大数据风控的公司。中国电信控股的子公司天翼征信,新颜科技、魔蝎科技、公信宝等纷纷被查,和这些公司合作的现金贷平台也慌了手脚。

接下来是为现金贷导流的贷超平台“信用管家”也被警察突击清查,目前公司员工都无法取得联系。据《北京商报》今年8月报道,“信用管家”APP导流至部分借款APP的年化利率高达500%,远远超过监管红线。有业内人士认为,“信用管家”被查有可能是因为此前给“714高炮”产品导流。

至于催收行业,从打黑除恶起,就一直是被打击的主要对象。对于现金贷行业来说,催收并非某上市贷款公司CEO所说的“我们不催收,就当做慈善”,相反,贷后催收是公司盈利的关键。

一名催收行业的工作者告诉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暴力催收已被列为打黑除恶的主要对象。今年排名靠前的催收巨头大多被查封,从去年到今年,基本玩完了。贷款利息不准高、放出去的收不回,现在是只要一犯事,整个公司全进去。”

2019年8月,P2P网贷平台爱钱进的母公司凡普金科,其合肥分公司因涉及贷后催收问题被查封,多人被警方带走调查。百乘金科旗下现金贷涉事,也被定性为特大“套路贷”,淳锋资产400多人被警方押走,催收公司元海汇诚被警方一锅端。北京、深圳、合肥三处催收公司上百人被刑事拘留。

至此,与现金贷产业链相关的行业皆受重创。只是不知,寒冬过后,它们会以何种模样再发新叶?

*本文作者黄琪鑫,由西安创业网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西安创业网处理。
无冕财经

无冕财经

134篇文章

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奉守专业主义,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资深财经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深度调查,一手原创采写,只为“互联网+转型,创业,投资”案例发声!微信公众号ID: wumiancaijing

最近更新文章

  • 西安高投

    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西高投)成立于1999年,已分别在国家发改委和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进行了备案、登记,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时在这两个机构备案登记的创业投资机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