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创业
  • 中小企业“抗疫”:安全放第一;创业者总得乐观一些

中小企业“抗疫”:安全放第一;创业者总得乐观一些

2020-02-05 10:53 微信公众号:棱镜 李伟 江晓川 许文苗 创业
从餐饮到旅游,从制造业到进出口,企业经营压力正在显现。

从私人关系到平日工作,这些人多和武汉没太多直接关系。和你我一样,他们是通过手机、电视关注着这个叫新型冠状病毒的疾病,在家祈祷着疫情赶紧过去。

但整个社会又是一个有机体,每个企业、每个家庭、每个人都是这其中的一个个小小细胞。牵一发动全身,即使身体仍健康,他们也都与这场疫情有了丝丝缕缕的联系。

从餐饮到旅游,从制造业到进出口,企业经营压力正在显现。2月2日晚间,苏州市率先公布了帮扶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十条政策,为他们加大金融支持、稳定职工队伍、减轻负担。上海、北京等地亦跟进,出台新规救扶企业。

银行业也在行动: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多家银行表示不抽贷、不断贷、不压贷;对湖北省内普惠性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私营企业主经营性贷款,在现有利率基础上下调0.5个百分点

在这个最特殊的开年,不煽情也不批判,不盲目乐观也不过分悲观,我们听听这些中小企业创业者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他们与这场疫情的真实“对抗”。

令人鼓舞的是,尽管现在大家或多或少有些损失,但他们都能理解并坦然接受,也都在积极寻求出路。安全第一,“创业者总得乐观一些”。

徐鸿飞,上海,鲜蛋产业25年

300万只鸡眼看要断粮,各机构紧急支援

鸿轩生态农业养殖场

我是1996年到上海,在国营蛋品企业做销售;2001年出来创业,创立了徐鸿飞小鲜蛋,到现在创业快20年了,一直做鲜蛋产业。

我们公司(江苏鸿轩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营销总部在上海,生产总部在南通;因为是上海市第一批民生必备物资生产企业,正月初六就被允许复工了。

2月1号,我们往武汉送了14.4万个鲜蛋,9万个捐给武汉协和医院,5.4万个捐给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

今天(2月3号)正好我过生日,我们夫妻俩两大家人商量着说就算了,今年就别聚餐了,各自在视频问候了一下。

我在这行25年了,今年是第一年遇到有钱也买不到货的情况。以往不管是碰到什么行情,或是一些疫病,都不会影响到上游玉米、豆粕的供给。

我们是养殖行业,每天都是需要饲料的,现在即使你有钱,货物流也成问题。举个例子,我们河北、河南的玉米供应商,很积极地把车开到自己家仓库里,结果村委会拦住不准发车。

饲料对我们是硬需求,我们本来已经算是准备充足的了,备了半个月的饲料,从腊月二十六到正月初十的,仓库当时爆满了。在南通,我们有300万只鸡,每天消耗300吨饲料,到现在(2月3日)只剩两天的库存了,几乎就要空仓了。

每天每只鸡需要105克饲料,这是雷打不动的。所以我们面临的情况就是打仗一样,要想办法多搞饲料,几百万只鸡一旦饿肚子,就麻烦了。给它饿一两天,产蛋效率马上从现在的90%(100只鸡里90只产蛋)锐减为70%,而且蛋鸡身体恢复要三个月。断粮十天八天它死不了,但是鸡体损伤了,就很难恢复了。

我们昨天(2月2日)紧急开会协调,上海光明集团帮忙,从上海粮食和物资储备局调配一些玉米和豆粕,估计能撑几天。江苏省农发行也在帮忙,给我们寻找可以用的玉米供应商;河南、河北也通过当地农业办公厅在协调。

还有就是资金流的问题,我们也非常着急,业务款回款基本要等到2月9号上班以后。我们是年销售额近20亿的企业,一个月不回款就是一两个亿现金,春节前还买了一大批饲料,没有回款,账上储备现金不够的。

真没意料到节后会这么长时间不能回款。这些天各方也都在协调,像上海市政府、南通市政府。我们这边应该政府比较开明,金融办、发改委等部门帮忙,像车辆绿色通道证件很快办下来。很期待各地出台防疫期间的信贷扶持政策,我也仔细研究了苏州出台的10条政策,其实作为民营企业来说,一个共识的诉求是减免税收。(备注:“苏十条”其中第八条就是减免中小企业税费。规定:因疫情原因,导致企业发生重大损失,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受到重大影响,缴纳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确有困难的,可申请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困难减免。)

下游鸡蛋销售我不担心,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超市卖场的销售还提升了50%以上。现在鸡蛋批发价格比放假之前跌了50%,从4.5块/公斤,跌到2.4-2.5块/公斤。这种批发价下滑是短期的,因为学校、工厂什么的还没开学、开工,后面鸡蛋价格应该会迅速上涨。

除了我们捐赠给武汉几家医院,现在当地好多医院也给我们发了函,要求援助,之前那里的鸡肉、鸡蛋供应严重不够。我们计划捐助100万个鲜蛋。

接下来吧,期盼疫情尽快稳定,同时,让民生物资流动起来。

老徐,广州,二房东

号召租户,推迟返工,一起熬过14天

大概5年前,经老乡介绍,我来到了广州天河区城中村,成为一名二房东。

广州是一座很包容的城市,城市村就像海绵一样,容纳了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口。我这边的租户形形色色,有做淘宝生意的、有在餐饮店打工的,有在公司上班的小白领、也有一家老小一起租住的。

因为城中村距离市区近,周围有超市、商场、地铁的配套,所以基本上每个月可以出租95%以上的房间。

二房东的工作,就是从广州本地房东手中盘下房子,每个月给房东交固定房租,我再把房间分租出去,进行统一管理,赚取中间的差价。一般而言,我的房租出租率要达到90%以上才能保本,所以整体风险还是非常大的。

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突然爆发,武汉很快就实施了封城。初期,我并不担心,临近春节,广州人有逛花市的习惯,距离我的楼不远处的大街上,经常有花商摆摊位卖花,形成一个临时的花市。人流密度很大,但是大家基本都不戴口罩。

过完除夕,我感觉情况不太对了,新闻报道中的感染人数越来越多,广州的案例数也在明显增加。不久,政府就号召大家居家隔离,企业推迟开工时间。

按照往年的情况,大年初七左右,我这边的租客基本上都应该返穗了。这次,大家因为隔离要求、担心感染等原因,回来的人数很少。到初十左右,大概只回来了20多家租户。

这几天,我每天都会戴着口罩守在门厅,让租户做好登记注册,提醒他们一定要戴口罩,一定要勤洗手!

基本上,年轻人的自我防护意识都比较强,但是老年人还是不行。我已经提醒一位婆婆好几次要戴口罩,但是这位婆婆说超市、药店都买不到口罩,她也没办法。

我现在特别担心电梯会发生传染,因为Sars期间好像就有电梯间感染的案例。我每隔两个小时都会向电梯间喷84消毒液消毒。本来年前,我还买了75%浓度的酒精,但是电商显示“受国家假期政策调整及交通管控影响,订单略有延迟”,一直收不到货。现在只能希望电商能够赶紧发货,我把电梯更加彻底消毒一下。

新闻里面说要减少人和人的直接接触,我想外卖和快递也是隐患,于是赶紧找了一个闲置的柜子,放在门口,要求所有外卖和快递小哥都放在这个柜子里,不要进入楼里,增加感染风险。

最近几天,有租户微信问我,能不能减免租金,我想了很久,最后只能在朋友圈说“对于大家的要求,我真的无能为力”,还加了三个大哭的表情包。

这个问题真的是无解的难题,在我这个小生意里,涉及到的三方:本地房东、二手房东、租客,大家都很难。

首先是租客,大多数是外地的,因为疫情大家推迟春节返城,收入可能减少,所以有些人希望能够减免部分房租。

其次是房东,很多本地房东其实是贷款建这些出租屋的,每个月都要向银行还贷。我这边租金交不上去,本地房东的贷款也还不上。

最后我也很难。我每个月都要给房东交一大笔房租。因为春节原因,我1月份的房租还没收齐,随着疫情的发展,感觉2月份的房租也有点悬。我的中间利润其实很薄弱,如果真的减租,那么只能自己承担亏损。

老徐在朋友圈发的图片

我其实很担心租户大量回来,人一多,感染的几率就大。现在我每天都在朋友圈里面号召租户,响应政府要求,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能推迟返工就推迟返工。电视里面说,这种病毒的潜伏期是14天,我想把这14天熬过去就好了。

我现在经常对自己说,心态放轻松,不要总是搞的那么紧张,只要努力保证大家健康,现在的情况总会过去的。

志超,重庆人,创业3个月

教开源节流的课更火爆,我准备找工作了

我是1990年的,刚刚创业。

我现在在重庆,很不幸的是我们小区有被确诊的了,整个小区全部管控,在家不敢出门了。

疫情打乱了我所有的安排,现在我突然觉得在公司上着班、有一份稳定工作挺好的。比如今天(2月3日)是我前公司开工的第一天,做游戏直播的公司,他们日子很好过的。我现在的心情……就感觉自己一手好牌打烂了。

我后来算了一下,大概今年犯太岁了,哈哈。这次是我第一次创业。

毕业后,我回了老家重庆,在地方媒体呆过一阵子;后来因为女朋友在广州,就也去了广州,那是2014年年底,之后一直在移动互联网公司做事。

我有几年是在做直播, 2019年下半年的时候,我跟一些前辈聊,他们说做教育很有前途。这其中线上教育挺痛苦、赚不到钱,我们就商量着一起做线下培训,把线上流量导到线下变现。告诉你,那些培训公司很赚钱的,随随便便的上两天课就刷个五六万块。

我2019年国庆节提了离职,年终奖也没要。本来是该有十四薪的。

之后,我们几个人合伙人一起研发课程,也找好了渠道合作方,计划春节后就开课。结果这几天渠道合作方给我们反馈,“大家半年内都别想这事了”。我最大的庆幸是没有招一堆人、租大办公室,那样的话我们肯定完蛋了。

我们的课程内容是关于怎么做营销的,销售对象主要是企业老板,他们带着团队来听。但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发生疫情后)他们都很焦虑,不会要听我们的课程的,我们是教别人如何花了钱之后,赚更多钱。有一家同行的课程现在异常火爆,他们是讲如何开源节流的……

我和合伙人商量,先把这个项目搁置吧,等经济回暖了再启动。

说实在话,没有让我亏进去更多的钱,我已经很庆幸了。

现在,我准备重新找工作了。这三个月创业是我人生的插曲,回想起来,经历也是难忘和值得总结的。

廖沙,北京,贸易

我计划好了,现在要做三件事

我是哈尔滨人,现在在北京,留学回国以后就创业了;主要做贸易,组装美容仪器出口,公司叫MBT Laser。

上个星期开始,物流不能走货了。我发往俄罗斯的一批货滞留在路上或者海关,对我来说,这情况突如其来。

我们做国际贸易,每年90%的利润都来自俄罗斯市场。现在,客户汇款什么的可以,但就是货物发不出去了。

我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有仓库,我把库存都发给客户了。往常我们交货周期是7天左右,现在至少一个半月。

我们跟俄罗斯对接的大市场叫留布里诺,虽然算是在欧洲,但是里面有很多咱们东北人、浙江人在做生意,还有中东人,那里货物、仓储、零售全在一起。我现在天天跟俄罗斯朋友视频。

留布里诺市场

你知道吗?那边都开始抢口罩了。

我问俄罗斯的朋友能不能买到口罩,结果他说我还想从中国买点儿呢。今天(2月2日)早上五六点,我跟乌克兰的哥们聊天,他说有口罩,一下子发来好几种型号,还有防毒面具。

他说找到一两千口罩没什么问题,立马让他下单了,是3M比N95还高一个级别的口罩。三天前他打开电脑看到的口罩价格是1.2美金,我们聊完那会儿就变成2.4美金了,翻了一倍。我准备自己留一点儿,给同事、朋友都分一分。

我们公司在这边是十多个人,我算了下,折合每天的硬性成本支出是10万左右。没算房租,因为房租我是直接年付的。具体就是,社保我得给按时交,销售和科研人员的工资都不低, 1600多平米工厂的各种支出。别的不说,就这个工业用网络,一年20万、加一个主机(费用)。

反正耽误一个月是真“流血”。

间接损失呢,就是公司员工会担心这个市场会如何变化。咱小微企业10来个人,一年就这么点业绩,抗风险能力特别差,包括资金上、供应链上。我的同行比我更困难,有些四五十号人的公司,别说停一两个月,你就停一天,他脑袋都疼!

以前我们是纯贸易公司,2019年年中筹划着,开始陆陆续续小规模生产了,到2020年布局好了,人员、技术也配备上了,产品也定型了,马上就要开整、准备大干一场。

但现在,我们都在等整个产业链的重新开工、运作。

我们出口型中小企业,真是顶着风冒着雨。去年公司营业额挺可观,但到我们小业主手里不算多。还好,国家也支持,给退税,不同种类的商品、出口到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税务补贴政策,我们这里在6%-7%左右,差不多能抵个增值税。

好在我还没有贷款,是用自己的钱扩产的。

我计划好了,现在要做三件事。

第一,我们继续谈业务,通过网络办公,只是咱把交货时间跟客户说清楚。你能等我一两个月,我给你打折,咱们两好并一好(互惠互利)。

第二,每天开个电话会议,跟大家伙鼓舞下士气。北京这面说2月10号复工,我绝对不让他们2月9号赶回来,我宁可给他们钱。假如有一个人回来感染了,你怎么办?莫不如再休息几天,大家都敞亮的,安全第一。

第三,我年龄不大,但是吃的盐还不少。这次以后,像公司卫生环境的管理,意识就要提高。

陈远河,连续创业者,如匠酒创始人

幸好有两轮融资,我有信心把企业运转下去

我是陈远河,如匠酒业的创始人。我是一个连续创业者,之前在教育行业做,最近一年在福建本地做一个酱香型白酒品牌。之前我花了大概一年时间,走遍了茅台镇附近好几十家酒厂,联合当地酿酒商一起合伙创立了“如匠”这个品牌。合伙人世代酿酒,技术很成熟,我要做的事情是拓展销售渠道和做品牌营销。

刚刚发布两个月,如匠就卖了1000多万的流水,从第一天开始就有利润。自福建龙岩起家,我希望2020年把如匠扩展到全省,销售额做到3个亿。但现在,肺炎疫情给我的计划造成了很大影响。幸好之前我还拿了两笔上千万的融资,能撑一阵子。

如匠在贵州的酿酒基地,一缸缸酱香酒正在发酵。

春节本来是酒类的消费高峰,第一个人们串门要送礼,第二个春节有聚会,大家多少会喝点。疫情一来,这两块儿基本都没有了。

之前,为了抓住春节的商机,我们提前制作了一批礼盒,把酒和酒具配在一起,礼盒单价是五百多块钱,总值五六百万。在年前,有一部分礼盒已经给到经销商渠道了,我们不做赊销,经销商拿货给现款,但他们手里的货没消化出去,会影响后续进货的节奏。我们现在还剩两百多万的货在自己手里,得后边再消化。

差不多是在1月21号,我们才发现市场情况有巨大的变化,太突然了,根本没有做好准备。一季度的经营目标肯定会做调整,至少会影响半年的收益。

我这次创业,从第一个月开始就在挣钱,净利润过百万。如果没受到疫情的影响,至少得挣个两三百万。我手下的人也都要9号之后才上班,整个2月上旬也基本浪费掉了。

接下来工作重点是拓展经销渠道,得去跟经销商面对面聊、沟通。因为是酱香型的酒,客单价稍高一点,没有100元以下的酒,大家还得倚赖线下渠道。现在如匠线上和线下渠道的比大概在2:8。

本来,为了拓展线下渠道,我们还计划举办更多活动,发布会、品酒会之类的,但现在都没法做。

有些钱注定要打水漂了。我们在一些要扩展的地方开了分店,预计年后开业,现在开不了业,物业成本得付吧。还有年前定下要开发布会的场地,广告投放,都是钱。

我一个月还得付个四五十万,员工的薪水。

现在唯一感觉比较幸运的,是延迟了年前招人的计划。业务拓展比较快,我本来计划年前招人的,当时没来得及,这为我省了一笔钱。

创业者遇到这样的状况,当然很不开心,但也没办法,及时调整吧。想一想,所有行业的人都要面对这个问题,也不是只有我们一家。还好创立企业不久,我就已经拿了两轮上千万的融资。疫情即使暂时不好转,我也有信心把企业继续运转下去,至少得再撑一年。

新闻上讲,那些比较有良心的房东,也会适当减少业主的房租。我们也会对经销商的目标任务做出调整,给他们减负。另外疫情结束后,如匠会多做一些营销活动,来帮助经销商拉动销售。

现在虽然有困难,但创业者嘛,总得乐观一些。

(文中廖沙、老徐、志超为化名。)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在文后留言并点击“在看”,留言点赞第一名且60以上,获得一个月腾讯视频会员哦~(截止时间:下周一下午18:00)

聚焦中国科技创新,书写深度商业故事

欢迎关注深网公众号,阅读更多优质原创内容。

扫码查看腾讯新闻客户端相关文章

本文版权归“腾讯新闻”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后留言,经允许后方可转载,并在文首注明来源、作者及编辑,文末附上棱镜二维码。

第571期

实习运营编辑:陈诗雨 黄贺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腾讯新闻客户端相关独家文章!

你“在看”我吗?

  • 西安高投

    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西高投)成立于1999年,已分别在国家发改委和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进行了备案、登记,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时在这两个机构备案登记的创业投资机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