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跳槽该不该要求涨薪?

2020-04-01 15:11 微信公众号:36氪 活动
无论何时,跳槽都会与涨薪联系在一起。疫情的突然到来,让整个职场在跳槽上总体保持了收紧和维稳的状态。

无论何时,跳槽都会与涨薪联系在一起。疫情的突然到来,让整个职场在跳槽上总体保持了收紧和维稳的状态。

如果不是疫情,卢璇可能还在原来的公司做早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工作。但偏偏疫情让一切都变了样。

卢璇此前所在的公司是一家中小型互联网公司,虽然公司规模不大,但福利待遇还算不错。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公司的资金链断裂,1月份和2月份的工资接连没有发。虽然周遭都在说“千万不要轻易离职,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下一份工作什么时候能找到”,但卢璇还是在3月初选择了离职。

“与其在泥泞里挣扎,不如出去看看机会。”卢璇这样想。自从有了离职的想法,卢璇就开始投简历。电话面试、视频面试,在投了无数简历,面了几家公司后,出乎意料的,离职一周她就接到了新公司的offer。

只是,这个offer的薪资与此前的薪资没有多少差别。她是平薪跳槽的。

平薪跳槽,感觉自己被“贱卖”

所谓平薪跳槽也是有一点涨幅的。与平日里动辄涨薪30%的跳槽相比,卢璇认为她此次跳槽与平薪是没有区别的。“与我上一家公司的薪资相比,我月薪只要求提高了一千块。”已经在新公司入职半个月的卢璇告诉记者,“新东家应该也没想到我会只要这些工资吧,没有讨价还价,也没有纠结,很快就告诉我已经在走offer流程了。”

对于平薪跳槽这件事,卢璇刚开始还是满意的。毕竟周围因为疫情和经济大环境的原因找不到工作的大有人在,能在离职后一周找到新公司,已经超出了她的预计。更何况就在2月份她已经因为薪资的问题失去了一个机会。

“那时候我所在的公司还没有让我失望,所以我还处在观望状态,找工作更像是骑驴找马。”有家公司的面试很顺利,在一天内卢璇接连过了三面,连总裁都面过了。但一谈薪资和入职时间,对方就找各种理由敷衍。“拖了我一周后,我发微信找对方公司的人力,人力这才告诉我,他们的职位暂停招聘了。”说起2月份的遭遇,卢璇仍然心有余悸。

从2012年毕业到现在,卢璇已经工作了8年。8年间,她从媒体进入企业,前前后后也跳槽了几次,但没有任何一次像这次这样让她不敢提涨薪要求。她形容说:“跟现在比起来,之前跳槽谈工资都像狮子大开口。”

因为离职前就听了太多找工作难的消息,招聘网站上释放的岗位变化也不大,甚至通知面试的公司也不多,这让卢璇非常担心长时间找不到工作。卢璇甚至做好了两个月待业的准备,“我已经把自己手头的钱按照两个月待业进行了规划,所以当新公司的人力跟我聊offer的时候,我已经有些欣喜过望了,对薪资的要求就低了很多。”

与许多尚未找到工作的人相比,卢璇觉得自己很幸运。但是当卢璇跟也在找工作的前同事章明军了解到他的薪资涨幅时,卢璇就有了些许失落。“他的工资涨幅还是跟平时差不多,突然就有种把自己贱卖的感觉。”卢璇说。

章明军在卢璇离职一周后也离开了原来的公司,与卢璇离职一周就拿到offer不同,刚离职的时候,章明军手头没有任何谈得差不多的机会。“我差不多是离职后才开始大规模投简历的,虽然之前也看了不少机会,但是都在一面二面就挂掉了。”

章明军坦承,刚离职的时候确实很焦虑,“周围都在说大环境不好,疫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对自己的前程会觉得非常不明朗。”

虽然也经历了近一个月的惶恐期,但做了9年社群运营的章明军凭借自己的经验很快收到了两家公司的offer。“我在谈工资的时候也有些慌,但是最终还是按照平时的涨幅谈的,基本还是涨薪20%到30%的幅度。”

对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要求,章明军表示,既然都做好“长时间抗战”的准备了,也就不想在薪资方面委屈了自己。

企业不会因为薪资错过人才

在跳槽的过程中,章明军把薪资涨幅放在很重要的位置,“毕竟工作都是为了挣钱,何况我还有房贷和养家的压力”。

虽然最终结果很不错,但此次跳槽,章明军明显感觉到与新公司人力聊薪资问题时,并没有往常那么容易,“之前会很大胆地要求涨薪,在与人力博弈的时候也会比较坚持。虽然这次还是有涨幅的需求,但是不会像之前那样强势了,会给彼此留个退路。”

幸运的是,章明军最后拿到的两个offer都给了他预期的薪资,他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是去哪一家公司。“虽然疫情期间,招聘岗位要比平时少,但是仍然有企业需要人才,所以在疫情期间离职或待业,其实也不用太焦虑。有合适的工作就去争取,没有的话就多学点东西,提升一下自己。”

与章明军的坦然类似,刚工作三年的陆雯雯显得更幸运了一些。

“我是2月初离职的,因为实在接受不了上一家公司老板的行事作风了。感觉再待下去会疯掉。”所以,还没回京,陆雯雯就向公司提了离职申请。

陆雯雯从2月1号开始投简历,陆陆续续地面试,到3月中旬,她已经拿到了5家公司的offer,其中不乏字节跳动、滴滴等互联网大厂。在这些offer里,她最终选择了字节跳动,“总体来说,薪资涨了35%。”

“选择字节跳动,更多是考虑了平台的发展前途。”在这几个offer里,字节跳动给的薪资不是最高的,甚至有公司给到的薪资涨幅达到了50%,“现在这份工作更多是商业化的,而且全程参与体系0到1的搭建,我会觉得更有发展前景。”

虽然薪资涨幅不错,但是在与人力谈薪资时并不容易,“我刚开始要的是月薪20K,但是人力最后压到了18K。而且薪资还是基本工资加绩效的模式,底薪不过才10K。”

对于疫情跳槽谈薪资的问题,陆雯雯总结了一下自己的经验,“首先要进行市场调研,做好自我评估。在跟人力聊的过程中,也不要一上来就给出薪资范围,可以先了解一下薪资体系。其次,可以充分、自信地展示自我,必要的时候可以向人力透露一下自己其他offer的信息。最后,可以适当的妥协,毕竟是自己喜欢的公司。”

几个offer聊下来,陆雯雯也总结出了一个规律,那就是企业一般不会单纯因为薪资错过优秀人才。

疫情期间跳槽该不该要求涨薪?

无论何时,跳槽都会与涨薪联系在一起。疫情的突然到来,让整个职场在跳槽上总体保持了收紧和维稳的状态。

根据领英平台数据显示,今年春节后的新增开放职位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显著下降。分行业来看,娱乐旅游业、制造业和建筑业的招聘需求受疫情影响最大,企业服务、医疗卫生和设计领域的招聘需求受影响最小。

这样的情形下,早在今年2月份就有媒体表示,“跳槽即涨薪的日子结束了”。

近日,脉脉发布了《互联网人才流动报告2020》。报告显示,互联网行业2019全年整体的人才需求量稳中有升,招聘量低点发生在2020年1月份的春节时期。2月受疫情影响,各行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人才需求也持续低迷。

招聘岗位的紧缩与人才需求的低迷,也影响了求职者的心态。脉脉数据研究院调查数据显示,41%的职场人认为“未来一年的求职会比原来更难找到好工作”。而被问到“未来一年,是否接受不涨薪跳槽”时,64%的受访者选择了可以接受。

早在2月份脉脉数据研究院发布的调研“不涨薪水的跳槽,是否合理?”中,参与人数超过三千人,但超过2500人选择了“合理,心不能受委屈”,只有530人选择了“不合理,钱必须到位”。

平薪跳槽是“贱卖”自己?新精英生涯创始人古典并不认同。他表示:“我建议职场人不要用职级高低与薪资多少来判断自己职业发展的好与坏。我们不妨回到整个职业生涯的生命线上,重新量度当下的自己处于职业发展的哪个阶段,找到这个阶段的突破口。”

(根据受访者要求,卢璇、章明军、陆雯雯均为化名)

*本文作者,由西安创业网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36氪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西安创业网处理。
36氪

36氪

299篇文章

36氪: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微信公众号ID:wow36kr

最近更新文章

  • 西安高投

    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西高投)成立于1999年,已分别在国家发改委和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进行了备案、登记,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时在这两个机构备案登记的创业投资机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