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海企业生死一舞

2020-04-27 09:54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 吕梦、孙媛 创业
人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意识到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影响。随着海外疫情持续蔓延,出海中小企业自救迫在眉睫。

人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意识到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影响。随着海外疫情持续蔓延,出海中小企业自救迫在眉睫。

截止4月10日,全球目前已有近70个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多国陆续关闭海陆边境口岸,带来的直接影响是2020年第一季出境游行业净利润大幅下滑,甚至颗粒无收。

订单需求中断,中小企业自谋生路

位于法国巴黎的B2B数据智能订车平台途丁巴士创始人&CEO闫骅此前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表示,2月底随着疫情在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全面爆发,原本3、4、5月的订单被全部取消,6月份以后的订单虽然还在系统上,但预计也维持不久。目前来看,全年订单损失大约在470万欧(约合人民币3826万)左右。

“我们之前做了一笔贷款准备投入研发、拓展业务,但现在却没办法拿这笔钱去‘生产’。而且为了应对接下来的危机,公司还要再贷一笔钱,”闫骅说,即便如此,也不敢让完全暂停业务,“等疫情恢复后再重新启动、搭建团队,那我们几年积累下来的各种资源、还有银行的一些关系就没了。”

为此,公司正在考虑选择和疫情中、疫情后需求相关联的产品,例如销售防疫、消毒物品等来应对停摆危机。

主打海外目的地自由行的互联网旅游企业拾念TPS CEO张睿对「猎云网」表示,原本一个月几百万的营收疫情以来骤降为零,为了维持公司生存,在与员工沟通后,部分自愿离职,剩下的则选择停薪留职,开始了“卖货”生涯。

一个多月前,张睿带领团队推出了海淘商城的微店。海外员工将商品发回国内,国内员工则承担起分销商的角色,每人每月大概能有3000~4000元的收入。

“能卖多少就按比例分给大家多少。我们的办公成本已经算少了,很多出境游企业还有上百家实体门店和巴士,”张睿表示,重资产的旅游企业损失更大,曾经稳步经营发展起来的优势一夜之间成了最大的负累。

今年2月底,出境游服务企业百程旅行网就因业绩不佳,加之疫情叠加影响,启动破产清算。

百程旅行网创始人兼CEO曾松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表面上行业利率不断降低,其实是人力资源和资金成本带来的生产力和生产效益过低,无法满足日益增加的费用平衡——疫情则把原本可以勉强维持的空间进一步压缩,导致问题更加严重。

除旅游业,中小型跨境电商也由于多条跨境物流线路中断导致平台运营压力骤增。

截至3月27日,据民航资源网不完全统计,全球有63家航空公司全线停飞,其中13家停飞所有国际航线,14家机场停止运营,7家机场关闭部分航站楼,9家机场关闭塔台。

4月3日,中东电商平台执御Jollychic创始人兼CEO李海燕就在致供应商的公开信提到,由于“沙特疫情陡升,造成跨境物流通道受到挤压,成本异常高企,当地戒严、封城,造成本地物流效率、签收率降低,一些非生活必需品销量下滑,平台运营出现一些困难,资金压力增大”。

与执御Jollychic情况相似,多家跨境电商对「猎云网」表示,由于工厂产能尚未完全恢复、物流运力不足,原材料价格一度上涨,打乱了其库存和采购、销售计划,平台一度无“货”可卖。

加上海外各地陆续启动居家隔离、办公政策,消费者短期内也在主动减少除生活必需品、防疫用品之外的网购。而儿童玩具、办公用品、居家健身器材、运动服装,甚至不算严格意义上的防疫物资比如遮阳帽、户外防护手套等反而受疫情刺激,出现反季节性增长。

这些影响也进一步传导至广告投放业务端。

跨境营销服务公司海纳互动CEO潘贝蓓告诉「猎云网」,“客户由于现金流压力,广告费的付款就会延迟,投放预算也会降低,跨境电商客户的广告投放额相比一月初的高峰下降了40~50%。”

此外,传统B2B企业则在疫情期间努力转型线上。

“我们最近合作了一些传统外贸客户,由于疫情,广交会等线下展会都取消了,对他们的业务影响很大,因此不得不在很短的时间内快速把网站上线并开始海外推广。但这批客户来自传统行业,从来没有接触过在线营销,更不知道什么是动态搜索、智能购物或YouTube行动广告。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帮助这些客户通过Shopify建站,通过我们的投放平台一站式投放到Google、Bing和Facebook等广告媒体,为这些刚接触出海推广的客户节省了学习时间”,在潘贝蓓看来,“疫情关上了传统外贸的‘门’,但同时也打开了全球互联的这扇‘窗’”。

Google和Facebook的广告业务也可能因为疫情出现多年来的首次下滑,Google最近开放部分购物广告中的免费流量,让商家免费刊登商品,以此支持中小企业抗疫。

潘贝蓓在采访中提到,在经济不景气时,广告主反而会把有限的广告预算投放在效果直观的数字广告平台,由于能够覆盖互联网上大多数用户受众,Google和Facebook依然是广告主在当下的相对安全的投入平台。

在线教育等“宅经济”渗透率加速提升

随着海外各国防控疫情升级,在线办公、游戏等相关软件下载率和打开率也大幅提升,此外,包括教育、心理咨询等诸多曾以线下为主要业态的行业也在积极拥抱线上。

3月底,世界卫生组织就联合多家游戏公司发起一项名为“PlayApartTogether”的活动,鼓励人们在疫情期间宅在家里玩游戏。

实时音视频云PaaS服务商声网Agora海外市场及生态运营副总裁Virginia Liu对「猎云网」提到,在其服务等游戏类客户中,“以色列线上棋牌游戏公司COMUNIX、荷兰冒险游戏公司TOTAL MAYHEM GAME均有较明显的实时音视频用量增长。其中,美国社交游戏应用公司Bunch在声网Agora的实时音视频用量与2月底相比增长了200倍。”

在Virginia看来,虽然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在海外已经进行了很多年,但疫情的爆发,直接加速了这一进程。

尤其对于一直以来更重视运动、实践的欧美教育市场,线上教育的渗透率一直比较低。居家隔离则将他们拉回客厅,选择线上教育平台。

LingoAce是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在线中文教育平台,用户主要面向6~15岁华裔及有中文学习需求的欧美用户群体。

创始人兼CEO姚辉告诉「猎云网」,2、3月以来由于香港地区、日本、欧洲各国陆续停课,其平台需求量快速上涨。

“线索成本降得特别厉害,比如我们在Facebook投放的广告,CPL-单线索的价格降了55%,但线索量翻了4倍多,但现在的问题我们处理不过来,”姚辉说,需求暴增使得平台销售人员严重短缺,“说白了就是打不完电话,只能靠招人来解决。”

除了新加坡,LingoAce还分别在武汉、北京和洛杉矶设有办公地点。其中,武汉是老师的招聘管理团队。姚辉表示,这部分业务并未因为疫情期间武汉封城受到影响。

“公司第一季度的‘团队奖’就颁给了武汉的教师招聘管理团队,他们在家办公,还超额完成了任务。其实我们一直以来对于老师的招聘、培训就是在线上完成的,所以并没有在疫情期间受到影响,反而由于大家都居家办公,面试人数有很大增长。”

业务的冲击主要来自2月份北京销售团队的招聘。

“当时根本招不到人,但好处是我们有两个销售中心,除了北京还有新加坡市。因为中国和海外疫情有‘时间差’,所以北京招不到人的时候我们就在新加坡招,国内复工复产后我们就启动北京的招聘。”由于业务快速扩张,LingoAce当前只能在北京办公区域附近临时租用共享办公空间。

疫情消退后,是否会令扩张步伐戛然而止,带来需求下滑?

姚辉坦言,“疫情过后,大部分的学生依然会回归线下。国外市场的在线教育渗透率是低于中国的,但这次疫情让原本需要3~5年才能完成市场迁移在1个月之内完成,在线教育市场渗透率从百分之零点几迅速提高到50%以上,让所有的人都体验一次在线教育。退潮之后即使能留下10~20%,也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蛋糕’了——比我们以前所瞄准的市场至少增长了10倍”。

在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聂冬辰看来,互联网教育公司也分不同类型,比如钉钉和腾讯会议偏工具属性,可以作为线上授课场景的工具型产品;另一类则是输出教育内容的互联网教育公司,对于这类企业而言,更看重的是内容教研和运营服务能力。

“全球范围内疫情带来的影响是一样的,都是传统产业从传统线下业态,逐步向线上渗透的一个好时机。所以中国的互联网教育公司如果具备出海能力,现在这个时间点一定是最好的出海时机。”

此外,相较于国内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和成熟度,大多数海外国家无论电商市场、线上教育或移动支付,渗透率并不高。但疫情使得传统沟通场景失效,倒逼人们主动投奔线上,提升对于网购、线上教育、线上支付、无接触配送等需求,这也为出海企业开启了窗口。

此前,坚果资本合伙人王志伟曾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就提到,疫情会把一大部分原先线下的用户“赶”到线上,形成新的线上购买人群。对于在疫情中仍然能提供比较好的产品和服务的企业来说,有望抓住机会再上一个台阶。

他同时认为,全球化大趋势不可避免,分工协作才会最有效率。“现在大家普遍情绪比较悲观,这个时间段,也算是对前几年出海过于火爆的情况的一次修正,从更精准的进行投资的角度来说,这实际上也是一个很好的观察期。”

上述部分接受「猎云网」采访的创业者也表示,这次疫情对于公司抗风险能力带来了启发和思考,由于海内外疫情3个月左右时间差,业务分区域布局至少能给企业带来恢复产能、调配资源的时间。

*本文作者吕梦、孙媛,由西安创业网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西安创业网处理。
猎云网

猎云网

1159篇文章

猎云网是一家聚焦TMT领域创业创新报道的新媒体,聚集新公司、新产品、新模式,并嫁接广大创业者与投资机构沟通的桥梁。微信公众号ID:ilieyun

最近更新文章

  • 西安高投

    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西高投)成立于1999年,已分别在国家发改委和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进行了备案、登记,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时在这两个机构备案登记的创业投资机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