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创业
  • 微视上的年轻人:月入过万、一天直播10小时、不愿做平庸的人

微视上的年轻人:月入过万、一天直播10小时、不愿做平庸的人

2020-09-22 16:22 显微故事 常宁宁、万芳 创业
你可以为年轻时的热血爱好坚持多少年?这届95后的答案是,10年以上。

你可以为年轻时的热血爱好坚持多少年?

这届95后的答案是,10年以上。

他们身上有很多标签——“后浪”、“二次元”、“佛”,但似乎没有一个标签能完全概括这一届年轻人。

因为年轻,他们比“前浪”们更勇敢张扬、也敢于面对其他人的不解、嘲讽甚至“网络暴力”。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是一群在微视上展示自我的年轻人:他们之中有的人把自己的热爱和事业结合起来,并获得了稳定的收入;有的人坚持在微视分享一切关于美的内容,并通过短视频让自己的网店红火起来;还有的人曾因为热爱Cosplay被“网络暴力”但在这里找到慰藉……

无论前路多难,他们依然在这里为梦想而奋斗,也在这里看到了希望和曙光。正如文中“小高学长”所说,也许有些人长大了对年轻时的爱好就热情减退,或者和现实妥协。

“但我不想做平庸的人”,小高学长说,在微视上,“我可以过一个不平庸的一生”。

以下是他们的真实故事:

送人“出圈”拍了4小时写真

二次元是我一辈子的梦想

小高学长 沈阳本溪 长沙中南大学 22岁Cosplayer

我高中在省重点读的,这学校实行半军事化管理,我每天除了读书还是读书,比较枯燥。

人枯燥的时候都会有点精神寄托,我的寄托就是动漫。

当时我最爱看火影、海贼这类的少年热血题材,还有青春校园类的。相比现实枯燥的学习生活,动漫的校园让我很向往,那里就是我的“平行宇宙”

高一暑假,朋友邀请我一起去看漫展,在那里我接触到了更真实的动漫宇宙——“Cosplay”。大家还邀请我未来一起参加Cos。

我就这样着了魔。

为了Cos自己喜欢的角色,只能自己买布料,再找裁缝店帮忙打样,再自己精修。当时我还会专门买PVC、EVA材料开模、喷漆、涂丙烯制作。

小高学长Cos的《剑侠情缘网络版叁》燕云丐帮成男

我的每个周末都是在动漫社团中度过的。

学校会在每周六安排校车送学生出校,周日晚返校。为了和大家一起玩,我会提前把作业做完,留半天时间和大家一起做衣服、玩Cos。

那时候,我们一群人就是搬了几个板凳、一起用从学姐家里借来的缝纫机,在毛坯房里做服装和道具。

我们可供支配的时间实在太少了,所以往往要一年才能完成一个Cos作品。高中三年,我一共创作了三个角色,分别是樱满集、神原秋人和《全职高手》的一个角色。

真正把Cosplay当作事业来做,还是在大二暑假的时候。那时我看到网上有个工作室招兼职,我就想去看看工作室到底比社团高端在什么地方。

我一进屋就被震惊到了。

那个工作室“潜伏”在一栋民用楼里,房间里有几个挂满衣服的架子,墙壁两旁摆满Cosplay的台架、道具,地板铺满了制作道具使用的各种工具,还设有道具间和衣帽间。

大三那年,我朋友在短视频平台上展示Cosplay,找我帮他搭当时很火的《王者荣耀》里的李白。当时短视频主张卡点、分镜之类的技术流,我觉得很酷,就也开始尝试着自己去拍,但一直没什么起色。

小高学长Cos的《王者荣耀》李白

适逢那时微视招募校园达人,我就想借这个机会去学一学短视频到底怎么拍。校园达人相当于一个暑期实习,也需要自己报名、经过海选后再层层淘汰,最后去深圳腾讯总部面试。

在微视时我们一群年轻人学拍短视频的日子,让我找到了校园那种很美好的感觉——那里有导师给我们上课、教我们怎么拍。

大家都在为拍视频努力、互相批评、互相扶持,也是在那段时间,我的粉丝从零涨到了两万。我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人喜欢我,喜欢我的作品。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在微视上通过电商短视频、直播的方式获得了不少相对稳定的收入,来继续支持我追逐Coser的梦想。

因为这段经历后,我开始想找一份和短视频行业相关的工作,在这个行业再沉淀一下,把我的热爱和我的事业结合到一起。

但我妈想让我考公务员,还说算过命我未来能当大官。我爸从商,他觉得男孩子应该做自己喜欢做的工作,但也对我有要求,“不能光去当一个兵,要当一个将,要有自己的公司,要拉着更多的人一起做”

后来,我也意识到消耗体力、简单机械的Cos不是长久之计。只靠变装,也很难在短视频上生存下来,变装类内容都被大V掌控流量。

最近两周我停更了,平时会在微视上看看别人的内容,思考一下内容转型。

这期间,也是在微视导师和粉丝的反馈建议下,我自己也拍了一些动漫类知识和手办盲盒的尝试,拍了先不发,品一品。

小高学长Cos的《剑侠情缘网络版叁》纯阳成男

年纪大了,很多朋友都回到现实,去工作生活。就像很多人长大了就不看动漫而看电视剧一样,主要是心态上的变化。Cosplay就是这样,如果没有年轻的心去坚持,热情慢慢就没有了。

但我还是一直保持着对二次元的热情,这可能是我的终身爱好。

我在这上面倾注的东西太多了,遭遇了很多误解、非议、和圈内人的争吵,但它的光芒在我心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

二次元是我最开始、也是一直持续着的梦想。动漫里的人总是很好看、过着丰富传奇的生活,我也想和他们一样,在这个现实次元里,做短视频、做Cosplay就是这样。

我不想和其他人一样过着平庸的生活,二次元是我的梦想、才华、我所有的生活态度。它,就是我的意义所在。

汤汤学姐

一位很“哇塞”女生

汤汤学姐 女 24岁 学生/微视达人

大二时,我就开始学化妆。那段时间恰好直播也很火,做主播的同学找到我,让我和她一起做美妆主播。

美妆主播没有看起来那么光鲜亮丽。

我们的工资是按照佣金结算的,卖的越多工资越高,平时的直播时间最少6个小时,数据好的时候得播十几个小时。

不过我成绩还不错,大四时获得了保研机会。为了准备保研,我放弃了已小有成绩的美妆主播事业。

在深圳读研究生时,我开始和朋友合伙开店。我负责当模特、做造型,室友负责拍照和后期。

上新拍照是当时最大的挑战。9-10月的秋装季也是广东最热的时候,每次拍摄我都被晒得不行,汗水把衣服都浸湿了。

还好周围的朋友挺关照我们的生意,我们就这样积累了客源,走向正轨,一个月能赚上万元。

在我们想拓展渠道时,遇到了短视频风口。我就开始在微视上分享自己的穿搭、美妆心得、生活故事,积累了一些粉丝,让自己的小店更红火了起来。

为了进一步学习短视频技术,我在去年7月投递了微视“校园达人”实习生的简历,负责社区短视频运营,在这里我接触到了更多有意思、热爱拍短视频的同龄人,也是在这里我找到了自己和小店努力的方向

办公室里有个“达人办公区”,达人们都在里面工作。每个达人都有自己擅长的方向,搞笑、穿搭、美妆、剧情等等。

我们会在一起拍视频、剪视频,写脚本。每周我们还会分析彼此的运营数据、讨论进步空间。

最开始我做穿搭分享,但数据情况不太好,就是这些达人告诉我可以往挂件视频方面尝试,还教我做剧情类的内容。

在大家的帮助下,一条七夕的换装视频让我“爆红”,涨了5-6万的粉丝。当时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我从没在任何一个平台,仅靠一条视频获得这么多的关注。

当然在拍短视频的过程中也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微视也常组织达人参加拍摄活动。

去年我们去东北参加“发现最美铁路”活动,在充满历史感的哈尔滨高铁站、我国最北高铁——哈齐高铁、中欧班列——滨洲线。

我们和坚守岗位的铁路工人拍摄了一些短视频,在这期间我深深感受到中国铁路、铁路工人的伟大,也收获了很多珍贵的人生体验。

这件事让我觉得很酷。我不是媒体,但我仍然能用自己的方式诠释铁路文化,让更多的人看到,挺有使命感的。

我明年就要研究生毕业了。关于未来要做什么,其实我没有明确的规划。但可以肯定的是,短视频一定会是我不会放弃的副业。

被“网暴”后不愿看评论区

做一个女Coser有多不容易

肆秋小桃几 23岁 学生/微视校园星探官

我高中时第一次接触Cosplay。当时我有130斤,也不擅长打扮,成绩一般,在学校里常被同学嘲笑,也没什么朋友。

2014年的时候,我背着父母偷偷去剧组拍摄《盗墓笔记》的短片,那是我最叛逆的经历。

成都有个喜欢盗墓笔记的圈子,那年寒假我逃掉了学校的补课,报名参加了“剧组”。担任男主角的那个同学,是刚从大学参加完期末考试赶回来的。

我被分到两个角色,饰演霍秀秀和陈文锦。

拍盗墓题材的地方选在了成都山区的古镇,那里有山有水,但气温极低,晚上最低时零下10度。我们的服装特别简陋,只有衬衣。拍摄的时候,大家都被冻的瑟瑟发抖。

遗憾的是,我妈妈在我到剧组的第二天就得知我“逃学”,直接开车去古镇把我接回家了。

到家以后,我俩大吵了一架,她还把我的道具和衣服全丢了,说“以后这些东西,我看到一件扔一件。”

我高考考入了四川大学锦江学院,开学没多久我就进了动漫社,在那里我遇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有次漫展,我Cos《王者荣耀》里的孙尚香,她的武器是大炮。漫展前一天,道具还存在很大缺陷,我在社团的朋友看完就决定给我重新做一个。

他从那天中午一直做到凌晨1点才把这个大炮完善好,为了赶上漫展,他连夜从眉山赶回成都来找我。

肆秋小桃几Cos的孙尚香

在广东读书这几年,恰逢短视频平台爆红,我一开始很排斥

Coser在短视频平台上并不受宠,很多平台上的所谓Coser也是挂着羊头卖狗肉,他们穿着暴露,洗别人的作品、甚至配上暗示性文字,就是为了换取点击率,这往往导致一些正经Coser也常常被影响到,留言区总是有人侮辱和辱骂。

我就曾在一些平台上遭遇“网络暴力”。

当时我开始尝试一些大尺度的Cos角色,在分享相关短视频时,有些人在下面的留言很有挑逗性。还有人“人肉”我,把我的真实信息挂在网上造谣诽谤,甚至拿着我的图去做灰色交易。

这样的舆论多了,我索性不看留言了。我一直告诉自己,我不是他们说的那种人,只是他们宣泄负面情绪的渠道而已,不要理会他们。

在今年5月,我参加了“腾讯微视校园达人训练营”

有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在微视,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而且令我惊讶的现象——我分享视频作品后,尤其是播放量高的视频,留言区大多都是积极的、夸奖、还有一些懂行的内容。

这种友好的氛围,让我很喜欢和大家互动,也让我更加愿意留在微视分享我的热爱,介绍更多的达人、朋友来这里。

对于Coser来说,这些评论太可贵了,我们需要被理解才有动力创作。此外,通过微视我也实现了不少的月收入,最高时每个月能达到近万元工资

通过我的坚持和努力,父母也从以往的反对、抗拒,转变成了理解我、支持我。现在我妈会看我的每一条短视频,我爸也会主动给我分享漫展信息,还把我的Cos视频发在自己朋友圈里。

现在,我对未来不再焦虑。Cosplay依然是“青春饭”,但是我在微视实习期间找到了未来的方向——成为一名运营。

后记

在微视之外,他们都是现实中的普通年轻人。

但在微视上,他们却是光芒万丈的Coser、校园美妆达人、搞笑艺人……这里,是属于他们自己的“平行宇宙”,不和现实妥协、不沦为平庸众生的“另一个次元”。

对这届年轻人来说,微视不仅仅是个娱乐消遣的工具而已。在微视上,每一帧画面和每一个ID背后,都有和小高学长、肆秋小桃几这样的年轻人和他们的奋斗故事,组合成了一部青年人图鉴。

正因为在这里被理解、被看见,也让这些创作者们更笃定自己的热爱能够持续终身,自己的未来不用随波逐流,成为生活中的“达人”。

*本文作者常宁宁、万芳,由西安创业网合作伙伴显微故事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西安创业网处理。
Dreamers

Dreamers

185篇文章

西安创业的小伙伴们

最近更新文章

  • 西安高投

    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西高投)成立于1999年,已分别在国家发改委和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进行了备案、登记,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时在这两个机构备案登记的创业投资机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