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直播销量背后的造假现场

2020-11-12 15:44 腾讯网 马圆圆 张睿 创业
直播带货成为了当下最热门的风口,但是也滋生了很多黑色产业链,主播除了在自己“人气”上“注水”外,同时也刷单成风。

11月11日晚,当红脱口秀演员李雪琴与杨天真等被邀嘉宾在某平台参与了一场直播活动,这场主要销售数码产品的带货直播,最终在311万人群的围观和粉丝对李雪琴依依不舍的道别中结束。

李雪琴或许不知道,刚刚和她互动的大部分都是虚假的机器人粉丝。一位全程参与此次直播的工作人员告诉《深网》,当天结束时311万的观众中,只有不到11万真实存在,其他观众人数都是花钱刷量,而评论区与李雪琴亲切互动的“粉丝”的评论,绝大部分也是机器刷出来的。

“这次直播我们需要维护300万人气加互动点赞,结束是311万,自然人气也就不到11万。”该工作人员对《深网》表示,此次直播由平台发起,承接的主办方把直播效果维护交给了某传媒公司,传媒公司再把直播人气和互动等需求,外包给一家刷单机构。

上述工作人员向《深网》全程“直播”了昨晚该直播活动的工作记录,以及刷量过程与直播间数据变化。

李雪琴的遭遇只是当下直播带货刷量乱象的一个缩影。刚刚过去的双十一,直播带货延续了过去一年的火爆景象。薇娅、李佳琦、辛巴等头部主播动辄数十亿的交易额,越来越多的知名主播也纷纷加入“亿元俱乐部”。

然而“直播销售不过亿,不好意思发战绩”背后,却潜藏着巨大的行业泡沫和层层虚假数据。

“很少有不买量的主播”

“从十月三十号开始,整个双十一期间我们的机器都爆满,想要找到空出来的非常难。”一位经营直播刷量软件的商家对《深网》表示,他公司开发的“云控”刷量软件在双十一期间需求非常大,每天有几百万的流水,相当于大半年的业务量,而购买者既有中小主播,也有知名带货网红。

直播带货的刷量黑产一直存在,双十一成了这些黑产“冲业绩的最佳时候”。《深网》调查发现,直播带货刷量的现象覆盖了抖音、快手、淘宝、京东和拼多多等平台,直播观看人数、评论互动、甚至直播销量都可以刷。

在百度搜索“直播涨粉”“直播人气”“直播运营”等关键词,就会出现大量指向第三方直播刷量公司的广告,《深网》向其中几家刷量公司了解到,他们既可以提供机器刷量,也可以提供人工刷量。“机刷价格便宜,人工比较贵,但是效果好”。

“抖音快手智能云控软件引流获客系统,批量养号产粉,直播互动场控,免费DOU+,精准采集引流等功能应有尽有!需要请加V……”在一个名为“快手抖音直播卖货涨粉”的群内,不断有人发布引流广告,也时常有“老板”咨询业务。

群内自称有一间工作室的“小C”对《深网》表示,他可以提供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和抖音四个直播平台的人工或机器刷量服务。

以淘宝(天猫)为例,小C提供的业务类型包括“普通机刷人气、高级机刷人气、机刷达人粉、直播间进店关注主播、直播间进店点商品加购物车、真人进店UV、直播间进店加购+关注主播、真人进直播间互动、真人进直播间发言、图文前端阅读、图文后台PV、图文后台UV、图文后台进店、视频前端”等等,几乎涵盖了淘宝直播产品的每一项数据维度。

从小C提供的“2020年双十一期间直播业务报价”来看,机器刷量的价格比较低,客户花10块钱就可以买到一万的机刷人气。而人工刷量的价格比较高,客户如果选用了真人进直播间互动服务,每小时需要支付每个人15元。

如果按照这个报价全用机器来刷,此次李雪琴所参与的直播被虚增的300万观众,传媒公司只需要向刷单机构支付3000元人民币。

小C称,他最多能同时安排1000人进入直播间互动,每人1小时大概可以发100句左右的评论,执行前提供名单供检测,可按指定文案发布,也可以根据客户方向自由发挥。

《深网》获取的“2020年双十一期间直播业务报价”

直播间刷量几乎可以做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深网》在某直播平台随机选取一位正在直播的商家,花费10元向小C购买了五分钟内到量的1万普通机刷人气,五分钟内,该直播商家的观看人数从不足三千增长至一万多。

《深网》随后又花费60元购买了100个直播间进店点商品加购物车的数据,原本不太活跃的直播间,迅速出现了很多“xxx正在去购买”的字样。

黑产为短视频直播平台量身定做的刷量服务也“非常完善”。主要做抖音直播刷量的丁某向《深网》表示,他能提供真人挂榜、互动、送灯牌、真人实时跟播互动等服务,甚至购物小黄车的数据都能刷。

收费上,真人挂榜【赠送点赞,每号3000赞】1.0元每台每小时;真人自定义随机互动1.2元每台每小时;真人挂榜+互动+小黄车 1.4元每台每小时;真人加粉丝团纯送灯牌【送完就退直播间】0.4元1个;真人实时跟播互动【弹幕根据直播要求】2.6元每台每小时。并且可以定制自定义套餐。

我和很多MCN机构、工会、主播都有长期合作说实话,现在很少有不刷量的主播。” 丁某宣称,他能保证真人真机,可以视频验证,如果返现使用协议充数将全额退款,长期合作还可以优惠。

据《深网》了解,小C和丁某两人相当于代理商的角色,处于直播刷量黑色产业链的中游,而链条的更上游,则是前文提到的“云控”刷量软件开发商以及众多的“养号中介”。

从直播带货刷量的黑色产业链来看,数据造假几乎遍布每一个环节。

刷量骗局遍布黑产链的每一个环节

自称来自河南新乡某智能营销公司的林某对《深网》表示,该公司开发的“云控”软件,可以让一个人控制数百台手机在直播间刷数据

此类软件是目前直播刷量中最常用的工具。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购买安装此类软件并绑定淘宝直播店铺后,可批量点赞、购物、关注、“来了”、观看,可设置需要的总数及间隔时间,启动服务后页面会用红色小字体显示已增加的服务单项数量。

林某表示其公司目前主要做抖音平台,因为抖音带货直播的流量最大,而且可以在直播上推广淘宝等电商平台的主页。

对于刷量是否会被平台封号的问题,林某解释称,“开直播对推荐权重影响非常大,云控相当于模拟出一个人操作一台手机和一个IP,而被封号的情况往往是虚拟的,不是真机,虚拟的很容易被平台监控到,要么就是降你的权重要么就是封号。”

我们通过机器模拟出来的和真人一样,每个号都有自己的等级。平台没法识别出来,不可能被封号的。”

林某告诉《深网》,抖音上有很多直播商家自己不做号,而是会购买有现成粉丝的号来做直播。买到号以后,这些商家一般会先测试这个号能不能带来流量,这就需要有等级的机器粉来刷,刷完之后会得到平台的推荐权重。而这些商家也是他主要服务的客户。

双十一期间,很多主播会做十个小时左右的专场直播,因为需要一直保持直播间的人气和活跃度,这种直播的刷量需求很大。林某介绍说,他们当天一般派了专人服务,主播团队需要什么,工作人员就按照要求去做。“比如说,主播会让刷问题问这个商品怎么卖,新来的朋友加入粉丝团,这边就会选择机器加入粉丝团,基本上主播要什么我们就给他做什么。”

除了和主播直接接单外,林某这样的“智能营销公司”也会发展下级代理,把软件卖给小C和丁某这样的代理商。林某称,现在其公司加上代理,已经达到了30多万台机器的规模,为了减少运营难度和分散风险,有的机器放在公司,有的则放在代理那里。

林某向《深网》提供一份代理价格表显示,100控是3万块钱,500控是5万块钱,所谓多少控,就是后台给客户开多少个端口,手机需要自己准备,但可以购买华强北地区廉价山寨厂组装的产品。

林某提供的代理价格表

这些代理购买软件后,再通过为客户刷量收回成本,赚取利润。林某向《深网》算了一笔账:代理100控系统预算3万,100台山寨手机预算2万,手机支架和多口充电器3000,网络每个地方的情况不一样暂定每年1000。一个人去一台电脑就可以操作100台机器,第一年免费服务更新,总成本在6万元以内。

林某在群里发的“广告”中宣称,以现在的行情,100控每月能赚4-6万,最快一个月能回本。不过当《深网》问及该“广告”真实性时,林某笑答“哪有那么好的事。”

与林某所在智能营销公司一样,开发“云控”刷量系统的公司还有很多,比如“企飞科技”“宝仁信息技术”等等,这些公司的业务模式大同小异。

除了软件刷量,质量更高的人工刷量需求量也非常大。这催生了一批职业养人工号的“中介”。这些“中介”一边对接主播,一边去发展自己的下线人工刷量。在多个“涨粉”群里,有中介频繁发出寻找刷量兼职的广告,这些广告称报酬每天从几十到几百块不等。

不过,有自称参与过刷单的人告诉《深网》,这种兼职刷量非常不靠谱,“中介”一般支付最初刷单的报酬后,会给更多的单子让兼职做,但做完之后给不给钱还得看“中介”。

有“中介”称,现在直播刷量的需求非常大,他们很难找到兼职,现在大多按小时或者按天结算。

直播带货何时走向规范?

需求决定供给。直播刷量黑产的“繁荣”景象,以及黑产链上存在的种种骗局,本质还是由直播带货行业的造假需求造成的。

“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它的灰产地带,特别是像今年这个直播带货这么火,越赚钱的地方不是骗子就越多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MCN机构创始人对《深网》说。

明星、主播、MCN机构直播刷量的动机不言自明。明星通过刷量来避免人气冷清的尴尬,而主播和MCN机构则希望用更漂亮的数据,向商家收取更高的坑位费。

而很长一段时间,部分平台对刷量行为似乎也是一种默许态度。“很多人都说刷流量、刷播放量、刷粉丝平台会限流甚至封号,其实只要你不是色情、暴力、侵权等等不特别严重的,平台一般不会管。为什么?平台默认的话对他们也是好事,如果有刷粉的,平台整体数据就会好看,对平台来说也是有利的。”上述MCN机构创始人说。

当然,像所有新生行业一样,直播带货也在加速走向规范。据媒体报道,11月6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要求依法查处不正当竞争违法行为。针对网络直播营销中虚构交易或评价、网络直播者欺骗和误导消费者等不正当竞争问题,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重点查处实施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仿冒混淆、商业诋毁和违法有奖销售等违法行为。

直播平台亦加大了对刷量行为的打击力度。据澎湃新闻报道,抖音表示,2020年8月至10月,抖音直播业务查处封禁刷粉等作弊账号28万,封禁刷人气作弊账号92万。广大用户、商家提高警惕,不要轻信此类作弊服务的相关宣传,如发现此类现象及时向平台举报。

快手方面有关负责人表示,刷人气、刷单损害平台生态和用户利益,是平台一直重点打击的行为。快手通过技术手段全链路布防,对于刷人气、刷单行为进行发现和监控,一经核实存在违规行为,相关刷量数据将全部删除,并根据违规情况对账号、购物车功能进行处罚。

某中小企业SAAS服务机构负责人对《深网》表示,直播带货成为了当下最热门的风口,但是也滋生了很多黑色产业链,主播除了在自己“人气”上“注水”外,同时也刷单成风,甚至有些“刷单”公司宣称直播带货的GMV也可做修改,真成了“销售不过亿,不好意思发战绩”的虚假繁荣,专业人士对“注水”现象,在技术方面其实是很好分辨的,这种刷单行为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我们看到行业里面一些头部主播不惜冒着账号被封禁、拉黑的风险给直播数据注水,背后是资本市场的角逐,头部网红与腰部、尾部网红形成两极分化,让整个行业陷入癫疯的病态。但是,我相信这种疯狂期过后,直播带货终将会走健康成长的轨道之上。”

*本文作者马圆圆 张睿,由西安创业网合作伙伴腾讯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西安创业网处理。
  • 西安高投

    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西高投)成立于1999年,已分别在国家发改委和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进行了备案、登记,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时在这两个机构备案登记的创业投资机构。

下一篇